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半史向】人鬼同途(云亮云,有掺杂)

*我写的所有文章基本OOC不再标了。
*有想掺杂真三……真三7的丞相和将军真美味(。)
*那就真三和王者荣耀和历史各掺一些吧……
*有时间线更改
*委屈月英赵统赵广了
*私设:鬼听不到别人叫自己名字,也想不起来(不记得)自己名字。
*(标题变了)
*2017.6.14更新了!!
*第一次见人这么更,辣鸡作者
——————————————
几日几夜的操劳,肉体凡躯是受不住的。

迷迷糊糊眯着觉的诸葛亮受着寒风一吹醒了过来,打了个寒颤,才发现自己伏在案上睡了。那就这么睡吧,还省了更衣的时间。扫了眼案边跪坐的黑色阴影,缓缓趴回桌子上闭了眼,猛地惊醒。拍案而起看着案边的人:“……赵云将军。”

“实在是对不起,深夜打扰您。明明丞相已经很累了,但是云这件事……拿不定主意。”

赵云散着发还穿着皱而染着尘土的里衣,烛火摇曳下还能观察到他额间细密的汗水,来此应是相当匆忙了,可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这样的装束怎能见人呢?更何况是见他蜀国的丞相。起身从柜里翻出件外衣想给他披上,赵云向后退了退避开了。

“赵云将军,天凉还是先披上吧。”“谢谢丞相。可我不冷,这就是问题了。丞相,我……”

诸葛亮只得抱着那衣服重新坐回他面前,看赵云左顾右盼吞吞吐吐:“但说无妨。”

“我死了。”

赵云定住神,看着诸葛亮时满是无奈。

诸葛亮用了半个时辰来理解情况,期间发生了赵云伸手穿透他的身体这种事情。想了良久,诸葛亮尽力压着颤声询问赵云的心愿,给他讲明他死了却没投胎可能是因为心愿未了,若是诸葛亮能办到的一定办。赵云歪着脑袋思考了下。

“云不知。若说心愿,定是汉室未兴。”

“这个愿望……”

诸葛亮自己都有些没底,一时也没回答。赵云看着诸葛亮蹙眉,探手虚抹他眉间抚平,收回手起身。诸葛亮的目光一直追着他,看他出了屋子,过了会儿回来,手上多了些小食和粥品。赵云先端着吃食向诸葛亮走过来从他鼻下绕了圈,端着看了他会儿,诸葛亮反应过来,收拾了桌子让他放下。

赵云一边示意他快吃,坐在他面前搓着手:“我试了试,能碰到这些死的东西,但愿鬼做的不会对您有影响。”“不会,不会……”随意应着低头塞食物,他的确饿了,工作的多了人就趋近麻木。

寡淡的清粥流入腹中给了诸葛亮些力气,匆匆吃了就从小腹蹿升一股暖流让人昏昏欲睡。手撑着桌案让自己不睡去,抬眼看眼前人时却混沌不清。

“睡吧丞相,云在的。”

眼睛睁合,终究抵不住奔流的睡意。

诸葛亮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盖了被子。侧头看见那将军只是躺在身边,也不知睡了没。身上的衣服倒是换的整齐,俨然是平日里正经的俊俏模样。悄然出手,指尖触及合着眼的人的脸庞,也只敢虚虚描绘他的轮廓。他承受不起赵云身故的事情,追随刘备建功立业的老一辈的豪杰将领多已离世,徒留他这个中间人和五虎将中仅存的赵云,带着一些和他们同时代的老人去拉扯蜀新一代的年轻人。

“丞相?”

那一声轻唤拉回他的思绪,诸葛亮才发现赵云已经醒了自己的手却还维持着触碰他脸颊的动作,迅速缩回手压回被子里,赵云瞅着诸葛亮的动作忍不住低笑了声捂住嘴巴,又看见诸葛亮看他似有埋怨,轻咳:“丞相,你昨天说我没走的原因是还有心愿对吧。”“是这样。”难得偷懒晚起,诸葛亮懒散的侧过身和赵云面对面的躺着,“所以赵云将军……你的心愿是什么呢?除了复兴汉室。”

他真的要走吗……

赵云蹙着眉想了在诸葛亮看来很久的时间:“云着实不知。孑然一身并无挂念。”“还有吾人呢。”“嗯?”“不。既无挂念,就走吧,别耽误了投胎的时间…”“可什么时候能投我也不知道啊。”

轮到军师皱眉了。

“大抵是十五吧。这个月的十五……”“那还剩十几天。”似是宽心,赵云舒了口气,“丞相您权当闲聊。您的愿望是什么?”“吾人和将军的愿望一样……”“是除了这个的别的愿望。”

诸葛亮他还真有一个,心中微动望着赵云,赵云看着他看自己,眉目中流出疑惑,又看着诸葛亮走上前拉自己,动了动手避开他:“丞相……?”“赵云将军跟吾人来。”诸葛亮说着,将手缓缓收回抱到袖中,抿出极淡的微笑,随后突然想起什么,一下脸色就沉了下来向屋外走,赵云极为矫健的跨在他面前挡住他去路:“丞相何去?”“赵云将军怎会轻易死了?吾人定是在梦中或中妖邪之术。若非妖术,他以这理由诓骗吾人,定要按军法处置!”

他话音未落就依旧向前走,赵云后退一步出门顺手把门关上,徒留诸葛亮一人在屋内,从外面倚着身子堵着门,门内的人的力气自然不比武将,但遇上鬼居然也是拉不动门丝毫,只听见从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悲凉:“并非妖术,并非骗术,云从混沌中醒来,面目尘沙荒芜遍野,踯躅不定,不识归家旅途。凭着心里的念想寻至此处见了您,却被说诓骗。丞相不信,云自当走,残魂散于宇宙之间,恕云不得助丞相完成先帝之愿,丞相之愿。”“子龙!别傻!”

狠狠拉门想出去阻止这个一根筋的家伙,那边的力气大的惊人,只是一人是达不到这样的。心里本来还找借口安慰自己逃避一切的话顿时散了,诸葛亮一边拍门一边叫着赵云的名字,门外却没有任何动静。不甘心的再一拉,门被轻松拉开,还从外面带进来个人。姜维被他的大力拉的直接摔了进来,眼疾手快的撑了下地板滚到一边没扑到诸葛亮身上,站起身极快的拍拍灰还带来了一个消息。

踏进屋子里时已有多人,站在床边低着头。女孩子们看看诸葛亮进来匆匆抹了抹眼泪,又低下头去。张苞关兴他们握着拳头站在窗边似是忍耐什么。直到有人叫了声“诸葛丞相。”他们才发现有人进来,转过身低声跟着喊了声。

床榻上的人已是白布覆面。

缓步走近,众人都向后退了一步让了个道,看他站在床边。一时间沉寂。

“是从战场上……带…”

“受了一箭。回来的时候张苞扶他还能走的…子时的时候就…”不知誰的声音先响起来,随后就有低声的呜咽。在这声音里又有声音响起了:“太累了,该休息了。”轻轻点头,回头还想说话,一瞥间看着赵云立在门口,看见诸葛亮望过来,转身消失在门后。三步并两步的追过去,廊下什么都没有。

————6.14

评论(6)
热度(6)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