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王者荣耀】编号M-A0(未来组,信云机甲(二))

(二)编号M-A0

虽然赢得有些难看,但是活着就好。

韩信躺在病床上直直的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生无可恋。三S级别的任务他作为王牌特工最终是完成了,虽然负伤(跟医护人员聊天得知双腿被人打断了,真正意义上打断的)在此,也不会影响什么。佣金和工伤补助金照样进入了卡里。没事还会有美丽的护士小姐姐过来嘘寒问暖,他就趁此说些情话,本来就笑靥如画的女孩子们脸一红推着挤着的出去,韩信就又清闲了。一闲下来他就开始胡思乱想,习惯性的总结任务得失,忽的想起那张年轻的脸庞。

看起来只有二十岁上下。却满是冷厉僵硬。不过也难怪,毕竟是个机器人嘛。

韩信至今都被人开玩笑说永远的十八岁,实际上他已经三十了,只是长得稚嫩,也因此时常被人轻视,做任务反而更容易些,再说谁会嫌弃自己年轻,他也就跟着别人说自己十八了。这么想来,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想起他韩信就觉得哪里违和,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在心里却明白自己绝对不认识此类人。回头还是问问诸葛亮吧。但是一想起诸葛亮那个老匹夫耳边就是咔嚓咔嚓的噪音,噪音!

比如现在!

“诸葛村夫你探望病人还当着面吃薯片?你的瓜子呢?”

扭头朝着床边喊去,见到银发的青年翘着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帽子放在腿上,手里正拿着黄瓜味的薯片咬着。黄瓜清香的气息勾的他暗暗吞了口口水,那青年吐舌一舔嘴边将薯片上的盐粒舔入腹中,看着病人咂咂嘴:“瓜子吃完了呀。给你的,但是医生说你不能吃这个,我就代劳了。”“你放下,我好了再吃。你还要不要脸送出去的东西还拿回去。”“我可还没送你。”

说着又开始吧唧起来。一时间病房里满是咔嚓的声响。

“加油,你是最胖的。”

勉强侧身抬手比出个拇指,韩信自认为目光已经充满了诚意,话语满是真挚的祝福。没想到诸葛亮眼睛一眯,伸手指了指他的腿:“你要是没那东西,我的确比你胖。还有被一个有身体的AI打成残废这事儿,我还真是比不了你。”

话音未落诸葛亮拍拍手拂去残渣,病房的门应声开了,两个军队制式服装的高大男性间夹着一个稍微低一些的东西,那东西还盖着个拖到地面的看起来就极为厚重的大红色的布,惊的韩信骂人的话都没来及说出口。

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知道这次,我们的王牌特工立了大功,所以备了个薄礼慰劳你。注意,你可以使用他,但是所有权归我。另外我们为他在时空管理局申请了职位,就是说,他是你是你的同事,和搭档了!怎么样,刺不刺激,惊不惊喜?!”

“你今天不带着这东西走我明天就让你住这床。”

已经不能用咬牙切齿来描述了,给独来独往惯了的自己搞个拖油瓶?休想!阴谋,绝对的阴谋。

换上满脸的惋惜,诸葛亮起身把帽子扔床上,踱步到那东西旁边,手一抬指了指韩信,原本看着东西的那两个人大步朝着那方向走去,一个摁住韩信的身体,另一个双手一拍抱住韩信的头把挣扎的人摁住,脸固定着看向那东西。青年收手抓住红布,犹豫了下才极尽温柔的双手向上掀开。一点点的红布下的东西露出蓝黑的涂装,渐渐的那令韩信记忆犹新的面庞也露了出来。和当时的杀意盎然不同,此时他的眼中满是灰暗。似乎并未运作。

仔细端详了一番,诸葛亮让出身位,单手挑起他低下的头。韩信的目光也随着手动了,与那沉寂相交。

死寂的眼中忽然有了光泽。亮蓝色从瞳中扩散,淡蓝色的光芒由头顶至脚底闪烁。

诸葛亮手倏然一松,红布落下,将一句“请录入我对您的称呼,格式以'我是你XX'为准。”也闷在布下:“那个狗咬胶存储器中存储的其实是影响系统运作的病毒,多亏你插入了他的机体让我们收回了他,我们接到他时第一手就送去维护,你理解成重做系统就行。但是他的科技程度比我们掌握的要高,新系统并不稳定需要有人指挥。我们就想到了你,如何,贴心吧。”“我不需要这个东西,另外就为了这个破东西你还拍两个人摁着我?你这是袭击时空管理局的人,我可以告你!”“韩先生,韩大先生,有话好说。这样,我跟前辈你打个赌,如果你一个月后还觉得不需要他,我是你儿子。”“行啊,你叫声爸爸来听听。”“你就说赌不赌吧,磨磨唧唧的跟娘们儿一样。”

突然皱眉,诸葛亮抄手拿起帽子扣在头上戴正就要走,钳制着伤患的两个男性自然抽手跟着诸葛亮要出门。韩信哪会放过这个跟自己同校还没毕业就成为风云人物高高在上还兼指挥官的学弟的机会,喊出声:“好啊,我要是需要他,我是你儿子!”

“录入音频成功,称呼为儿子。”



“啥声音?”

韩信目送诸葛亮快笑的倒在地上勉强扶着墙走出去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诸葛亮走后房中就剩下了他和它。后者沉闷无声的贴墙站着(他本来就被安放在那里),之前韩信还怀疑自己会不会幻听,在空气中荡漾着称呼为什么什么的声音。又加上诸葛亮丧心病狂的笑,他就更想把眼前的东西扔出去。可惜他就算是想,也有可能拿不起来,这超百公斤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动的。但是盖着红布也渗人,还是拿下来算了。

反正他的脸也挺好看。

“喂,你...能听到吧。把你身上的布扔了。”“好的儿子。”

正欣慰于它还算是听话,突然炸裂一般听到了什么,从床上弹坐起疼的呲牙咧嘴:“你叫我什么??”“儿子,您刚刚声纹录入的称呼。初次录入称呼以'我是你XX'为格式。”

“诸葛亮,打赌,好,好。改,你给我改,立刻马上!”“称呼录入后一年内不得更改。”“要你有什么用?”

长叹一声倒回床上,这段时间那人工智能也脱下了盖着的红布露出真容,依旧是韩信那天见的模样,少了份人性化的冷厉,多了机械的冰冷。韩信歪着头打量便它全身,忽然有些遗憾。这家伙现在虽为自己所用,但似乎被他们重做的比刚见时差了些许。

那东西可不知道韩信的想法,如实回答了他的抱怨话,却让韩信心猛的一跳。

我会做饭。

这四个字传入韩信脑袋里时几乎如核弹爆炸,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会做饭这个技能对韩信他遥不可及,就算是按照菜谱写的去做都能做出天差地别的味道让他深深的怀疑着自己到底是不是人类,但他偏偏嘴刁,挑的不行,因此伙食就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难题。

这对独居的他来说是个天大的诱惑,可冷静下来一想,机器人做的饭能吃吗。不由得兴奋的目光又逐渐平静下来,狐疑的看了回去。人工智能接收到男性人类的目光,眼睛再次闪烁,复而平静。

“面部表情录入完毕,分析为怀疑。通常情况下我需要证明自己,但我现在遵从指挥官大人的命令,在儿子受伤期间负责儿子的安全。不能离开。”“凭啥叫他指挥官大人叫我儿子?我怀疑你是个假人工智能。”“初次录入称呼以'我是你XX'为格式。”“你听好,现在我是你的主人,忘了那什么该死的指挥官大人那个自恋狂。”“自恋狂。信息检索中。指挥官大人录入的对'韩信'的备注是'自恋狂'。”

诸葛亮,明年的今天就是你躺在这床上的日子!

“我知道了。你现在录个诸葛亮的备注,诸葛村夫。”韩信烦躁的挥挥手停止了他的检索,扭回头打量着天花板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我有点困先睡一会,别发出声音。对了,你有名字编号什么的吧。我总不能喂喂的叫你。”

“这是人类所谓的自我介绍。我是战术用人工智能,编号M-A0。没有名字。所有人都称呼我MA0。”“有点绕口啊,不过你打的这么凶,干脆叫你疯狗吧。A0,你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咯?”“我不知道。”“可真无聊,我睡了。”

再次打个哈欠,合了眼睛。

“哦,谢谢你救我。虽然你不救我也能走掉。”

“活下去。”

——————TB

评论(5)
热度(54)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