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所以你们都是养鸽人。

【工作细胞】向死而生(癌46(4))

#第四章了啊,该完惹

#哎,怎么完结呢

#哎。

#生个孩纸算惹。算惹,还是让癌总寄生一下吧。算惹,太可怕惹。(嗯……?成熟的分叶核粒细胞会被癌细胞影响吗???)

#中性粒细胞释放的白细胞三烯能选择性辅助某一类癌细胞保持高成瘤能力。基因或药物阻断白细胞三烯合成酶花生四烯酸5脂氧合酶(Alox5) 活性能阻断癌症恶变。(源搜狐)。借用一下在文中就是,癌总与老白XXOO会得到老白分泌的白细胞三烯(不是很懂)保持高活性。

【HOCI与点突变和DNA损伤有关 [33] .HOCI和NE在高浓度时会引起血管内皮损伤,抑制肿瘤生长.然而,朱亮等 [34] 在研究中性粒细胞与恶性肿瘤的关系时,提出浸润于肿瘤微环境中的中性粒细胞与其他类型中性粒细胞不同,它对肿瘤的发展并未起到抑制作用,相反却与肿瘤患者的不良预后密切相关,由此推测肿瘤微环境中的中性粒细胞对肿瘤的发展可能起到促进作用.这表明浸润于肿瘤组织中的中性粒细胞在肿瘤微环境的“驯化”后分化为N2型中性粒细胞,释放大量的促肿瘤生长因子,促进肿瘤发展.】(摘自PIBBhttp://www.pibb.ac.cn/html/2015/5/20150003.htm

不愧是癌总呢,即使立场不同也能强行交♂朋友。

#有读者老爷问我老白怎么能吃上饭(xi jun)(根本没人问),那我就小小地说一下吧。是癌总去扌

——————————

在枕边人有动作前癌细胞就已醒来。不如说彻夜未眠,因为每分每秒贪恋怀中炙热的温度,连睡眠都变得奢侈。此时他有了动作,癌细胞自然十分关心,假寐去观察他干什么。

铁丝?哪来的。

屋中响起微妙的响动,感觉白血球观察自己的目光移开,癌细胞睁眼去看他的作为,纤细的铁丝插入手铐的锁孔,只是几下就将其打开。接着1146侧身坐起,薄被从他肩膀滑落,露出昨晚激情后的余韵,樱桃样的啜痕在脖颈及宽厚背部停留,齿痕不客气的印在肩膀上,因坐起滑落的薄被露出腰间无法掩盖的红色指痕。癌细胞这一走神间白血球已打开脚踝镣铐,似是不放心的回头确认安全,正正与同床四目相对。

他的同床回过劲,手拍拍身边的空位:“早安白血球先生~躺回来吧?铁丝也交给我,回头我还要向你学习开锁的技术呢。”

“什么时候……”

“从一开始。”

癌细胞送出一个非常温暖无害的微笑,在1146自己躺回前以组织触手缠上他的躯干,也坐起来凑过去,双手扒上白血球的肩膀趴在背上小声倒苦水:“是我不能满足白血球先生?还是我照顾的不好?你这么想离开?就算是回到那些免疫细胞之中,我也可以一眼认出你,因为在你身体里我留下了什么……不是吗?也别露出杀人的目光呀,和那个金发大傻个不一样,白血球先生没有匕首就无法战斗吧。我可不会伤害珍爱的朋友,但也请白血球先生珍惜生命。”

无谓的时间在寂静中流逝,癌细胞靠在1146的背后。曾几何时他也被他置于身后,却在最后分道扬镳。

“那还真是谢谢你。但没有必要。把我视为这身体中你要面对的敌人之一吧。这是也只能是我们的末路。就算你一次次醒来,我们也会一次次杀掉你,直到你放弃。”

癌细胞听到白血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坚定,这使他极为迷恋而沉沦,因为责任的理性和感性纠缠而矛盾的灵魂现在是否痛苦万分?换句话来说,他在往迷茫苍白的道路上前行,明明看不到未来,性命也随时可能丢掉。

“那就来杀我,来狩猎我。用你的匕首刺穿我的心脏。若你先死去,我必污辱你身,若你我活着,我们就在命运洪流中纠缠厮杀,直到生命终结,共堕地狱。”

癌细胞将吻送给1146似是涂了蜜般甜美的唇,将自己浸染身心的爱敬奉给将微弱光明赐予自己的神。纵使这救赎和感情是深夜火烛,他愿意纵身投入。但神灵不接纳,将送上的软肉咬破,任由这猩红的葡萄酒在唇齿间四溢。

癌细胞撤回贡品发出满足的呼呼声,以组织禁锢1146的行动,舌头舔舔嘴唇:“本来想再跟白血球先生亲近亲近的,因为要搬家很忙,就照顾不到你了。不过这次白血球先生可要好好睡觉,可不能再留下什么小东西了。”



“癌细胞的这些复制体比以前更强了。”

KT拖着一具扭曲细胞的尸体踹开办公室的门,调节T眼疾手快的将辅助T嘴角的饼干碎抹去,辅助T扭回身看着NK把细胞扔进来脚抬起躲避,NK在KT之后进来,踢开地上挡路的尸体:“托某个细胞的福,我们这次也成功清理掉肿瘤群歼灭掉相当数量的癌细胞。但可惜,根据强度来看只是一些新生的复制体。”

“线索呢,剩下的线索?”

辅助T细胞的问话下连NK都皱起眉,KT用掌互相压指放松:“没找到。没有一点像是线索的痕迹。也叫白血球们过去确认了,什么都没。”

本是温暖的阳光照得人冰凉。他们曾在某处肿瘤搜查时发现奇怪的标记,经由辨认是白血球间通讯常用记号,根据记号他们顺利到达下个未成形肿瘤处遏制其发展,又在其处再次发现同类记号。追踪至此,音信全无。

留下记号给他们的白血球是无法留下记号或是不必要再留下,两者之间免疫细胞们必定选择后者。但他们又不得不面对癌细胞复制体增强的事实。他的伪装性可以逃过白血球们的识别,又让其他细胞和红血球们防不胜防。

“……先别灰心。加大搜查力度吧。NK,巨噬细胞,拜托多走动吧。白血球那边也只能让他们尽力。杀手T,派出其他杀手们与NK和白血球一起行动,扩大搜查范围。”红茶在手中捧了很久,辅助T从上摄取不到热度。调节T俯身将它从辅助T手上拿走,门旁的巨噬细胞让开道路。依旧是KT,迅速转移关注点:“这些突变混蛋们,上次还抢走了细菌对吧。”“你该不会以为他们要自己吃吧,满脑子筋肉的东西。就算是癌细胞也是需要红细胞们营养供应的,他们又没有吞噬的能力。”“你这家伙总要跟我吵吗!我就是提一下这个而已!”“哈?我还以为你要问他们拿细菌干什么呢,这样你还想不到的话不如就地成佛吧,仔细想想细菌怎样可以被处理掉不就好了。要不被吃,吃不完的溶解掉,癌细胞他们怎么溶解细菌。你可别真的想问这个,别让我在这时候笑起来啊。”

调节T细胞端着热气腾腾的红茶回来,NK与KT背对着抱臂站立。辅助T低声道谢目送这两位突然哼一声并排走出门被卡在门槛,安静之中突然爆发,殴打着出去还不忘带上门。

大家都懂,但心底都艰难维持那一线希望。



1146从混沌中醒来身体吸气,就这样让自己的肺浸在水中酸涩撕扯感在胸口蔓延,双手克服流动的阻力扒着水希望浮出,只是挥动就碰到坚实的顶。他无力向上推开顶,力气随知觉一点点流逝。如果死亡这么爽快的来临他倒还高兴些。但偏偏死神不愿收这灵魂,1146被从水中捞上去,有人帮他人工呼吸,又贴着耳根吐着热气急切的喊他。白血球闭着眼也不多做声,将呼吸频率调整到最低。他耳边的声音停止,胸口沉重。1146也懒得想,肯定是救他的人把头枕上去听心音。最终毛巾落在身上,擦去水珠。

这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动静。白血球悄悄睁眼去看发生什么,视野里模糊的映出癌细胞坐在身边低头用手背抹眼睛的模样,复闭上眼睛休憩。随着门的轻声开合,这房间里终是安静。

将顶边将左右两个处在中间的顶角分别向左右两个方向折叠,再向内压折。癌细胞将小小的完成品放进玻璃瓶,加上这一个玻璃瓶就被塞得满满当当。癌细胞洗掉手上沾着的纸的颜料抱着瓶子蹑手蹑脚开门摸到床边,盯着床上的人一言不发。

“……什么事。”

“我想把它给白血球先生。”癌细胞把被他捂得暖和的瓶子塞进薄被用瓶子碰碰白血球。1146半起身掀开薄被的一角投进光亮去看瓶子。粉红色的心形在瓶子里塞得毫无缝隙。他把它拿出来转着瓶身仔细看,看那心上还写着小小的字或画着画。

然后1146把瓶子递给癌细胞:“我不要。”

癌细胞没接。

“不拿回去的话我就扔掉它。”

“它是你的,你随意处置。”

这话的一秒后瓶子就身在地面了。

癌细胞用手指搓搓鼻头,又无所适从的双手抱头搓乱自己的头发,抿嘴勉强挤出笑:“看来你真是累极了。好好休息。”

1146面向一边没去看癌细胞,而他出去关门的声音一如进来时轻。



“我真蠢……都已经是坏人了,做这些干什么……”

倚靠着出生时破碎的血肉机械,缸壁早已失去它的光芒。就在这样的黑暗里癌细胞才能安心,拇指一遍遍摩挲手中的铭牌。忽的握紧,坐起,通向这屋的门被敲响:“喂,腺,还像个小鬼一样哭唧唧的呢?”

“想死的话现在就可以送你升天,我人这么好,当然是有求必应,鳞。”

——————————ED后的正片——

屋内十分空旷,除了床只有一张圆桌。

癌细胞出去后这里寂静了很长时间仿佛被人遗忘。白血球从床上滑到地面,厚实窗帘遮挡绝大多数的光,幸好之前因为游走地带的不寻常,在黑暗中这些光亮勉强够用。但这瓶子太脆了,碎片蹦的满地都是。刚下地就不由坐回去,隔着被子把扎到的碎片波拉下去。1146没敢用被子把落脚地点的碎片清扫开,这被子他还要用。

试探性的下地,他蹲在地上凭借微弱光亮将散落的折纸拾起放在手中,稍远的地方因踝上限制只得变为跪姿,探身伸手去拿。他摸到远处的心,也在手中摸到莫名的液体。这时手上的刺痛才传到他心里。把折纸一波一波的堆在床上散成沙般的心海,这数量着实不是他一手拿得下的。地上的碎玻璃大的能看见的他捡着放到床下,细碎的用手小心的拢到一起也堆到床下。做完这工作后1146手上多了不少细纹裂口,无声叹息捏几个心握在手中把血抹干净。干了之后拆了枕头将它们一个个塞进去。

嘶……这玻璃碴子的伤口居然比细菌还疼……


评论(13)
热度(45)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