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所以你们都是养鸽人。

【工作细胞】向死而生(癌46(5))

#原来说好4完结的

#那么现在只好咕咕咕

#接下来干点啥好呢

#癌总要不你死一下……??

#(如果不是白血球拼死拦着癌总今天就要战胜写手了)

#关于癌细胞的种类:(源果壳)https://www.guokr.com/question/569204/

【至于结构的问题,总的来说是因为癌细胞不受控制地分裂,所以不管其“应该”是一个怎样的结构,等到一大团细胞在一个地方积累起来以后肯定是很难再维持有序的结构了,如果癌组织外围还有包膜的话,往往就是变成一大团(也就是所谓的良性肿瘤),如果没有包膜,就会见缝插针穿插到周围组织的缝隙中(术语叫做浸润,这种类型的癌组织就是恶性肿瘤)。】

【由于癌细胞归根结底来自于自身体细胞(某些比较奇葩的癌暂时不考虑),所以来自不同部位的癌细胞,或是来自同一部位不同种类细胞的癌细胞一般而言都是有差别的,通常至少在早期还会带有其本体细胞的特征。所以临床上通过对癌细胞的形态、组织结构、表面分子类型等指标的检测可以追踪出癌细胞的来源。】

所以大概癌总洗不白了。

便于区分,假设我们的癌总是个腺癌,这个dio比细胞是个鳞癌。

#为什么老白不会同情鳞癌。一是老白自己狠了心强制 我 洗 脑 我 自 己,二是经过癌总的“特异性调教”,(也就是前文说的肿瘤微环境和中性粒细胞只对某些特定的癌细胞有促进作用)老白不会对除癌总外的癌细胞有反应。

#查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篇可怕的文档。好像是说当肿瘤还是什么东西发展到某一时期的时候癌细胞会不得不去吞噬免疫细胞和死去的肿瘤。没太看懂,翻译的有点乱,叫做《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进入entoisi期间与自相残杀 》不是很能看得懂,有么有知道的读者老爷如果有时间请科普一下……拜托……

————————————————————————————————

来者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便进入房间,显然他对此没当回事。同样身着写着细胞的白色衣物,外露的手臂上缠绕有红蓝的脉络。

就细胞种类而言,他也是个癌细胞,只是他们的种类有所不同。

腺癌从倚靠的地方站起拍去身上沾染的尘土杂质:“我还没让你进来。”“我们是兄弟啊,brother间不用计较这么多吧?哦——我好像记起来什么。现在该叫你...‘老大’了。” 

鳞癌手指顶着自己下巴作出思考的模样,毕恭毕敬叫了腺癌一声,又咧嘴嗤笑。腺本来是没表情的,此时换上一种苦恼的神色:“怎么这样叫我呢?你都说了我们是兄弟,分什么高低?不嫌弃就坐下,你过来有什么事?”“叫你老大你就收着嘛,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既然都是兄弟,那就告诉我你怎么维持高活性诶,毕竟我们可是要一起攻陷这里的,将那些免疫细胞搅个天翻地覆溃不成军吧。”“别强人所难嘛。这是我才能管用的方法,不是很想分享呢。”

“真是可惜,那我还是直接去问问那个……那个什么来着。你的那位客人算了。你觉得他会告诉我吗?”

“私有物品,请勿触碰。”

连苦恼都消失,腺癌臂膀上蓝红的脉络连接结出网状组织朝着鳞癌舒张,鳞癌双手举起:“别冲动。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投靠那些免疫混蛋。就是见一面而已,也不允许吗。啊呀,难不成你对他还有些特殊嗜好?虽然他的嘴唇锁骨是很性感……”“闭上你的嘴。”“我给你一块地方可不是让你干这种事的。”

从鳞状的腰间蔓延出脉络耸起如矛直对那张网,如他话语般尖锐:“营养,转移。我们要破坏,我们可是癌细胞。你要是说忘记被免疫蠢货追打的日子我现在就帮你想起来。如果因为你使我的计划功亏一篑,就算同为癌细胞我也会下手。在此之前,我们还是相亲相爱,这样好不好?”

癌细胞坐在床位一言不发倒让1146不适应。

空气这样沉默尴尬许久,1146也无事可做,书也看不下去,一直盯着癌细胞盯到出神,回神发现眼前极近的距离有张放大的脸,眼前过于模糊导致难受的1146闭上眼,唇上就被啄了一口。慌乱睁眼,癌细胞像往日那般凑上来不顾1146的挣扎将他在怀里锢紧,甚至动用组织压制他的行动。

“放开我。”

癌细胞发出微弱的嗯声,把脸埋到1146肩窝里。

“我喘不上气了。”

“……对不起!”

1146得以苟活,暂时放弃挣扎,侧头去观察癌细胞,脸颊和其发顶相蹭。癌细胞感受到这动作抬头:“白血球先生刚刚是不是……”“我没有!”“哦。”

又低下头。

癌细胞今天怎么了。

白血球实在想问又问不出口,前几天他才摔了折纸瓶子来逼迫对方做了断,总不能在这里溃败。思来想去心一横,闭上眼敦促自己睡觉不去管身后人。他不去招惹癌细胞,但对方不这么想,在1146的耳边轻声叫他:“白血球先生,白血球先生——”“干什么。”“你喜不喜欢我呀?”“比较喜欢死掉的你吧。”“诶嘿。真让人伤心啊,居然对朋友说这种话。白血球先生,我这段时间要出去,照顾好自己好吗?”

1146感觉手里被塞了什么,熟悉的手感让他沉寂的精神变得炙热。

“我把它给你,在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自己。别想着逃走,你逃不掉的,这里是肿瘤,你明白吧。我可不想看到白血球先生被摁在地上感受其他癌细胞的样子。”

白血球扭过头诧异望着癌细胞,从中提炼出的信息越多他越惊恐:“其,其他?”“为了报答我,白血球先生,来做吧?”

“做什么!一天天哪来这么多精力!别碰唔!嗯…哈……”


【(鳞)癌细胞清除计划!

由于癌细胞间的平等协议,癌细胞不能互相攻击~(winky),所以全部计划还需要白血球先生协助完成。

第一步:深入敌腹!(完成)

第二步:制造自己出远门的假象,使(鳞)癌细胞放松警惕!(完成)

第三步:的确出了个小小的远门,而且进行伪装后,制造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混乱引起免疫细胞的关注,在现场留下白血球先生提供的记号。

第四步:

——————————————————————

||眼前的躯体极为诱人,当欣赏者回神,手已经放于外露的肩膀。向外侧施力将人从侧躺压正。睡得迷糊的人推他一把嘟囔:“不要。”随机迷糊的人更迷糊了,眼前多了一条带子。鳞癌已经进行伪装,但对于伪装同类来讲身上血管延伸的位置还是不能自如变化,不如将人的眼睛蒙住,虽然遗憾看不到他眼中发现不是腺癌的恐惧和情欲的水雾,但安全更重要。

虽然腺癌不肯告诉鳞癌高活性的秘密,但之前二人平分秋色直到某天腺癌突然变强,鳞癌还是有所猜测,那家伙肯定从这免疫混蛋身上得到了什么,现在正是验证的时候。

会是泪水,唾液或是汗水吗。

———————————————————————

鳞癌必定想找出自己高活性的秘密,也肯定会去找白血球先生。此时就请白血球先生拖住他吧。我会把免疫细胞们引过来。

———————————————————————

||鳞癌捂紧手臂的断口,尽管这血肉很快就能再生,但这被怀里人捅一刀的惊魂感覆在他心头。失去的血液滴落地面凝成小潭,唯一的门口站着着单手持刀的青年,刘海遮挡了一只眼睛,面无表情。即使是依旧戴着黑色带子遮挡视线,鳞癌也认为那带子下是冰冷的目光,一如他原本的职责身份。

那双唇水润而美好,现在沾着动人心魄的红。这涂料来源于脖颈的割裂伤,鳞癌的反应太快才让这一刀没伤及动脉,此刻脖颈的伤反而是最轻的。

他有战斗能力。

鳞癌隐藏的太久,对于免疫细胞的信息如数家珍。但对未曾武装的中性粒细胞实在不够了解,以为是笼中之物便毫无反抗能力,这样的想法现在想来自己都觉得可笑。

“真是小看你了啊,明明只是个丧家之犬却还能咬人。”

“只是你不应该存活于世,这是我的工作。你不来找我我也没机会动手。”

鳞癌腰上的组织团成肉块甩向门口的守卫,守卫可怜的武器对此不构成威胁,他却不避,后推正正贴在门边躲过第一击,第二击捶下他已无处可躲,用背强行迎下。

“还不逃吗!不逃可连一会儿都活不了啊!不过怎么逃都是徒劳,你只能活到那家伙回来。之前,我来拷问拷问吧,你做了什么让那家伙厉害那么多。”

1146侧身躲过直插腰间的触手,身边的响动提醒他看似柔软的物体击破墙壁,趁机抓下遮蔽目光的带子反向侧身躲过第二根,两根触手将将卡着他的腰。以刀挡开第三波袭击时刀身清脆的断裂声让1146愣了一刹,就这短短的时间,又是两根触手扎透墙边人的手臂钉在墙上。大腿也被刺透钉实。

癌细胞都喜欢这么干吗!精神病啊!

在心里因痛呐喊出声,1146看着手臂将将恢复的鳞癌走近从地上捡起刀的碎片,断口贴在自己脸颊上向一边压下直至侧头露出脖颈。

这就是对免疫细胞的恨意吗。

1146脖间一痛,仿佛皮肉被撕扯下来一小块,血液自然流出由对方品尝。应该也有泄愤的程度在,时间久了白血球只觉得发晕,痛感都不能阻挡的困意袭来。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就算是死也这么窝囊。

说是变得更厉害了,那么癌细胞他……


“我回来啦!”

————————————————————

第五步:由到场的免疫细胞们咔嚓了鳞癌(我会将我的蛋白融入这家伙体内让免疫细胞去识别),世界一片和平,免疫细胞们也绝想不到这世界出现了第二种癌细胞!(完成)

剿杀鳞癌计划就此成功!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4)
热度(37)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