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

【工作细胞】Black Blood Campaign(2)

  (2)

  进入的KT也没特权,只能席地而坐,而他又选择了那位细胞的对面,导致除了嘴下的细菌抬头就是KT。那位细胞松开口中食物,抬头用未被头发遮挡的眼睛扫了眼KT全身,从身边扯下细菌的手臂扔向KT,靠回墙壁警惕看着。手臂被KT轻易接在手中,又被他扔回去。KT看见那眼中的警惕,也包含着警告,像是护食的狼,只可惜KT他并不是眼前这位细胞群属中的那一个。食物被扔回的行为似乎为KT在陌生细胞心中加了几点好感,那警告的眼神有所软化,细胞又低下头吃起来。

  “吃着就回答我的问题吧。你是谁?”“我是……中性粒细胞……”如果3803在,她就能发现这声音和一开始的有所不同,大概是进食和摄取了水滋润他长久来干涸的喉咙以及满足他迫于饥饿萎缩的胃,声音越发清晰低沉,和熟悉。“编号?”“……”“编号是什么?”“……000。”“胡说八道!”

  kt起身大步走向本就在墙边的细胞将他逼的极近全部靠墙,双手抓住黑衣衣领向自己的方向提起又向后狠摔在墙上:“给我好好想一想啊你的编号!就算是发色变了衣服变了,你的脸也好声音也好,别以为我会忘记,你的编号,好好想起来!究竟发生什么了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在楼上听到咚的声音……KT?!住手!调节T!”皮鞋踏在木质楼梯上蹬出声响,高跟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调节T更灵巧的从墙壁和辅助T之间挤过去抵达KT和那位细胞身边,起手打向KT腰部。KT双手放开后跳,调节T收住力度放弃攻击。被KT放开的细胞沿着墙重新坐下,仿佛刚才的事并未发生,将腿肉送入口中。

  “KT,盘问不是你的工作,你太心急了。”辅助T确认了黑色细胞的情况松口气,望向KT的眼中多出严厉,KT指向丝毫不理会众人的黑色细胞反击道:“那张脸,不,呼,那么多中性粒你也记得不得一两个的长相。算了……是,你说的对。那么辅助T司令,你们问出什么了吗?”

  这个心急火燎的笨蛋。

  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脑门,辅助T无可奈何的摇头。他怎会不知至交好友在意的中性粒是哪位,但眼前这个虽然也是中性粒,更有着和那位相似的长相,但不同的性格实在很难让辅助T放心,他要负责的是全体细胞的安全。将之前调节T的报告结果复述给KT,果不其然在KT额头上出现几个问号。这问号在脑袋上盘旋,直到突兀声音的插入。

  “我的刀,可以还给我了吗。”

  几人被同时吸引目光看向墙边,明显吃饱了的细胞晃悠站起,他脚边只剩两根惨白干净的腿骨,剩下的细菌不翼而飞,细胞则倚着墙向他们伸手。

  “别发愣,刀。还给我。你们很强,我不想和你们打。该工作了,不要耽误时间。”

  “回答我们的问题,直到你被排除嫌疑后才能离开这间屋子。”辅助T发声交涉,这段时间内黑色细胞的手一直悬于空中,纹丝未动,听到问题才因笑轻微抖了下:“你那些幼稚的问题没什么好答。我是中性粒细胞N-000,在此声明,000并不是从我开始编号,而是因为我是N系中最强的。既然我是中性粒,从哪来并不重要,我想哪个世界的中性粒都只有杀灭异己这一个任务。”“最强?消灭异己?错的离谱!我告诉你,工作是为了这具身体!最强也不存在!而且这里也没你这样黑发黑衣的中性粒!你这混蛋到底是谁!”“那边,那两位看起来还算正常的,换个人跟我讲话。这个脑子不好的东西太聒噪了。”

  黑色细胞伸出的手臂回收手掌捂耳,另一只手向外拨,同时嘴角下抑满脸不耐烦。拜托调节T将KT送出屋子,辅助T在室内与黑色细胞互相对眼,门再度打开,辅助T不由得再问:“先出去吧KT,待会儿会将结果告诉你。”“KT?在外面呢。为了解放调节T小姐,我不得不把他绑在树杈上才算安生,因此耽误了点时间,希望能赶上呢。”回答者十分欢愉的将尾音上调,辅助T分辨出声音的主人转为欣喜甚至给了来者一个礼,进来的树状背手将门合上,朝着墙边的黑色细胞挥手,“你好呀,我是树突状细胞,希望今天我们见面愉快~”

「和平协议:

  一、称呼乙方为黑血球与普通白血球做区分,但实际履行中性粒细胞的义务,承担责任。

  二、甲方不得逼迫乙方更换衣物交出武器限制自由。

  三、乙方在不违反二的情况下接受甲方管理调度。

  四、乙方不得主动攻击所属甲方的细胞。」

  “喂,你们的协议就写在一张纸上?这纸背面居然还是用过的……”

  KT看着辅助T给他的协议副本不知作何评价,这潦草的字迹随意的纸张不讲究的规格怎么看都只是糊弄人的吧。将纸翻来覆去看了几次,辅助T能明显看到KT太阳穴附近暴起的青筋,推了把眼镜双手摁住他肩膀:“这是我们尽力争取来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他不是你想找的人。你最好冷静一下,然后回去工作,把黑血球当成与你认识的人很像的陌生人,这是最好结果。”“但是……”“一切都够了。”

  KT低下头用力将帽檐下拉,手中的协议副本被他捏的皱把,抬手拍拍辅助T的肩膀低声道谢。

  【“不告诉KT吗,黑血球和他在意那位白血球的关系?”

  “连我们都没什么手段处理好,就别让他徒增痛苦了。”】

  

  细胞们本就对白血球们敬而远之,新加入的这位黑色细胞更无人敢靠近。4989从街拐脚探出头,2626跟着探出头。他们跟着黑血球已跟一路,小心翼翼地记下他的言行,但可惜目前为止,为言留下的栏还是雪白一片。看了看本子,2626抬头与4989互看,2626轻声发言:“看我眼神行动。”4989不得不擦去额头汗水:“还是看我脸色行事吧。”

  说着,两人借这两句话压抑着笑声笑起来,很快又失了笑容。这次是4989,比之前2626发言的声音更小几分:“呐,如果不是他怎么办。”“我们应该考虑,如果是他他却不认识我们,该怎么办?”“……不太愿意想,好难哦。”“按照路线推测他一定会从前面的路口拐弯,我们先过去等他,然后直接上。”

  两位白血球被制服躺倒地面时也未曾见黑血球将腰间的刀出鞘,只是乌黑宛如涂毒的匕首以刀背压上他们脖颈,若是刀锋,那白皙脖颈怕是要绽开红色花朵。

  “跟了我一路,我不想说罢了。别不长眼。”

  双手匕首上抬从左右两位白血球颈间移走归位,黑血球拍拍手拂去灰尘从两人间径直走过,身姿挺拔,静默无声,是内蕴戾气的兵器。

  “呐……2626。你会信吗,这种事,他刚刚是想杀了我们吧。那个有着1146面孔的家伙。”4989恍然觉得自己失去全身的力气,躺在地上不再起身。同样躺在他身边的2626移了移手和4989的相握,似是这样才能确认两人活着,从极大的压迫中夺回点活着的感觉。

  “我想他。”4989咬着下唇憋出几个字,2626点点头:“我们都是。”

评论(7)
热度(19)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