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

【工作细胞】Black Blood Campaign(3)

  你有没有玩过烟花棒?


  点燃时迸溅着像星星一样的亮橙色火花,是寒冷冬日里唯一的光。

—————— 


  “那个……打扰您了……”


  并未被突然出现的细胞的声音干扰,黑血球对于眼前的障碍物眼皮也不曾动一下,脚扭了个弧度从障碍物身边绕过去。普通细胞后退一步横移,再次挡在黑血球眼前。


  “既然知道打扰了,就走开。我没有帮别人解决问题的爱好。”


  黑血球没再避,抬手摁在面前黑发的普通细胞肩上向一边推,摁肩膀的手被细胞抓住,极为突然的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细胞的双手抓上来将黑血球的手包在手中:“虽然您这么说但还是,请您帮帮我吧!我才刚刚离开原来的家伙……安置新家后想出来走走,但是迷路了。请您帮我回家吧!”


  “……真是有不怕死的组织细胞。或者你想让我把你当杂菌处理?滚去找那个金毛细胞,在身后狗一样跟着的。若你怕他,我比他的脾气还差。”


  与第一次推脱警告截然不同的粗暴从甩手的力度得以呈现,普通细胞手中由充实变空虚,黑血球已甩手走人。细胞转身看向黑血球离去的方向,又低头看着双手,白净双手中因温暖离去而变得冰凉。


  在被指名道姓的那边人的立场更复杂。跟踪的可不只有某金发细胞。某些借游走之名追踪的细胞也在。4989和2048不得已再往后退避开身边杀手T的低气压,后者刚刚在被点出时以他磐石般的拳头砸上墙面,现在在墙上还留着带组织的血痕。


  希望不要吓到维护墙壁的血小板们。


  “4989,我去帮助细胞吧。这也是白血球的任务之一!”“不不不,还是我去吧——你应该继续游走了,这种小事我去吧。”“4989!不要这样推脱,我去吧。”“还是我去吧——”


  两人的推诿被哼声打断,不再隐藏的KT大步的走出隐藏的方朝着细胞前进,两位白血球把震惊于杀手T会帮人的表情整理好凑的更近去看。那细胞似乎从沉思中醒来望向脚步声发出的方向,随即转回身去也开始向前行进。


  “喂,细胞。停下!”


  声音响度之大让藏着的白血球们吓了一跳,那位细胞却不为所动反而越走越快,这超出了白血球对普通细胞的认知——按理来说那些细胞就算是听到免疫细胞的名字也得瑟瑟发抖一阵。


  “你是聋子吗——那边的组织细胞——”


  为什么他要走。如果是找人帮忙,随便哪个免疫细胞都可以吧。


  托了机动性的福,白血球们更早一步到达细胞身边稳稳当当将其拦下,杀手T随后赶到将他夹在中间。发现自己被围的细胞明显发慌,高速扭头在白血球和杀手T间来回看:“诶,诶?”“不要慌,因为刚刚我们正好在附近,听见你说迷路,因为在做全身巡逻,干脆送你一程。”看起来面相还算和善的4989坦诚发言,2048在一边点头,杀手T虽没认同但也没反对,不等细胞再说话一把搂住其脖子:“你这家伙独身在外受到三个免疫细胞保护还要跑,稍微给我有点眼力见!”


  普通细胞只剩下哦哦的份,报了家的位置反抗无效,只得被杀手T卡着脖子走。


  


  “谢谢你们,我先回去了。”


  到达目的地后,普通细胞露出无奈的笑打个招呼迅速窜入公寓,而楼下的细胞群开始骚动,免疫细胞们之间神仙打架细胞们看多了,但是一见面还没说话就开打还是比较少见,究其原因无非又是NK落地时拿了KT当垫子,不过这次KT学精了,在NK降落踩在他肩膀上那刻突然后移蹲下,失去着力点的NK最终踩到KT膝盖上,最后惨遭KT抱腰背摔。


  “同样的招式对我不管用了!”


  “你是笨蛋吗killer!!”


  随着NK的怒吼似乎她的头发触电样竖起,“人家超痛诶!”“不是你踩我的时候了吗!”“笨蛋都很耐摔啊,你摔几下没事的!”“每次见到NK细胞你就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你是扫把星吗!”“哈?你凭什么敢这么说?难道不是因为有你才会让工作变困难吗?我可是幸运星!这次我带来两个消息,好消息和坏消息,怎样,先听哪个?”


  “有什么会比看到你更坏的消息吗?!”


  “我闻到了某个死心不改的讨厌家伙的味道。”


  “那好消息?”


  “我来了!”


  KT的表情经历惊悚到一副难以言喻的忍笑,这使得他面部有点扭曲:“说什么大话呢,这可不是你一个人就能解决的。还是需要我的经验!”“Memory先生吗?嘁——不跟你绕弯了。见过他了吧,那个黑色的嫌疑犯。”“真令人不爽,那家伙。迟早要收拾他,逼他说出这系列事情的真相。”“很有干劲嘛,不过我得提醒一句,工——”“工作优先。我可不是没脑子的家伙,那个突变混蛋,捣乱的家伙得让他尝点苦头。”


  NK耸肩听着KT双手一合将指节压的作响:“嘛,希望你的祖传绝技还有用。你刚刚在干嘛?”“刚刚送一个迷路的细胞回去。刚进去。”“你还有这种闲心?可别像上次一样傻乎乎的把犯罪分子送走了哦。”“啧,要怪也怪你没说出来!一起进去看一圈。”


  【旅人于一望无际的陌生疆域苏醒,他站起身仿若与天地相融。其他旅者在呼唤中醒来。绝远的天空飘落雪花,旅者们相依取暖。】


  巡视了那位细胞进入的公寓一无所获,与NK分开后KT开始进行漫无目的的巡逻,直到他偶然抬头望向上方的管道发现不太一样的东西,从管道侧边露出黑色与墙壁格格不入。


  高架的管道为方便血小板们修理留有上去的通道,KT取下梯子沿梯子上爬,直到视野中出现目标,那人靠着墙壁半躺,帽子拿下盖在脸上。


  那家伙,睡觉?


  KT站上管道朝黑血球走去,虽然块头大但依托于多年严格的训练,他的步伐矫健无声,即使如此也在本来安静的管道上,从帽子盖着的下方传出闷声:“有事站在那里说。”


  “哪里?这里,这里?”


  KT脚步未停,随着步伐似是亲切的为黑血球报点。管道本不长,说话间KT就走过半,黑血球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要再接近。如果不知道位置,我可以告诉你。”“啊哈,我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混蛋指手画脚了?”“现在。”


  与帽子下声音一样沉闷的是KT的跺脚声,接着他抬脚将踩下的漆黑飞刀踢回主人腿边:“你只能靠偷袭才有赢我的信心吗。”“我承认你很强,但这不代表你能挑衅我。”黑血球盖着脸的帽子终于被扶到头顶,露出清亮的银白眸子证实它的主人从未昏睡。地上的飞刀被他拾起在袖子上故意以重力度抹去灰尘重新归位,黑血球站起手扶上腰间刀柄,“你这条狗要跟我到什么时候。”“是想打架好给我机会撕烂你那张嘴吗?”“打架?如果你放弃跟踪我,我就把杀人的等级降到把你打倒。”


  系在腰间的刀被黑血球以颔首之姿解放绳扣,轻佻的持刀鞘在手中,手臂前伸指向对面。


  刀刃轻微上挑勾出弧度。


  KT的手臂爆出青筋,拳头握得极紧甚至让人怀疑这样坚实的拳头打在人体上会不会直接被开个洞。忽然黑血球的手臂收回露出嫌弃表情,而他头顶发出的叮咚声让KT紧绷的精神突然无处安放,一股恶气愣生生憋在心里憋得KT阴郁不已。黑血球朝着管道侧面侧身,回头看了眼KT将帽檐轻抬:“真是个被命运女神爱着的家伙。”


  接着黑豹望向远处,一跃而下从容落地进行追捕。


  头顶的帽子被KT掀下摔在地上,好似这样他的怒气就能一干二净似得,显然不能,最后一点怨气化作吼声吐出,一声落地声让吼声戛然而止。


  “对,对不……起呜……我……不知道……你在……对不……”


  “先,别哭啊这个是我对不起你…啊。我这就下去…”


  然后KT不得不下去帮着抱着凝血因子路过却被吓掉桶的血小板捡东西。


评论(7)
热度(12)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