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

【工作细胞】Black Blood Campaign(4)

  【旅者三五成群向不同方向远行,他们侦查这一片雪原。凛风呼啸,冰雪塞路。探索而归的旅者分享情报,迷茫与彷徨浮现在每个人脸上。雪原上有着和之前他们在的地方相似的设施,食物在其中供应,此外没有其他活物。】


  白血球们被惨叫声吸引赶过去,最先看到现场的白血球扬手做了个手势,身后的白血球速度减慢,由跑变成小心翼翼的走。


  黑血球已经在了。背对着他们摆弄躺在地上的细菌。虽然看不清表情,但白血球推测黑血球现在是个厨师,从他偶然的动作还是能看出他挥动右手持刀将细菌的手臂割下放在一边,又重复上一动作卸下细菌的另一只手臂,摆放整齐。


  再扬起的手顿在空中,黑血球侧头时展示沾染血迹的面庞,发出疑问声响。


  站在最前面的白血球被身后人推着腰推出去几步,鞋底摩擦着地面极不情愿:“那个,这边的细菌——”“看到的都死了。你们在这里是想要这个细菌?”“不,就是问问,一定要保证细菌都死了啊,我们走了!”“嘁。吃完后会杀掉的。”


  “等等——!给我个了断吧那边的白血球——啊——!”


  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


  无形的默契使白血球们背过身一致决定该干什么干什么。


  

      杀手T细胞。


  癌低着头尽量不让目光留在远处那个身着短袖制服的细胞身上,将身形藏在三三两两的细胞中随着人流走动。他的目标似是在漫无目的的走动,这里还算是细胞多的地方,如果再走很可能会暴露自己。


  那个迎着黑短袖走过来的绿短裤……NK细胞吗。真是瘟神。


  聊些什么呢。


  癌细胞不得不从人群中脱离另寻近路接近两个他最讨厌的细胞,才勉强听清他们的对话,无非是日常工作交流,其中也更多提到自己的事。但听起来像是发现自己的存在但对于位置毫无头绪。


  当然。违背天性,忤逆本能,这一次,有更重要的事。


  有什么比起一觉睡醒,室内昏暗一片寂静无声,你叫了几声却没有回应更孤独的事呢。癌依靠窃取的信息再塑躯体从分裂装置中醒来,花了三个小时思考这次应该怎么更好完成工作。带着过去的记忆,他还是想去请教他的朋友,工作狂的,温柔却冷漠的,唯一的朋友。癌做好伪装走出小小的格子寻找他,人海中却连他的声音也没有。


  细胞们的嬉笑声,细胞们的争论声,细胞们行走的脚步声。


  哪里都是杂音。


  好吵啊。


  接下来的几日他无休无眠的在各种地方穿梭,听闻了血细胞失踪的事。癌细胞抱着丝侥幸,可命运毫不偏袒任何一方。他跟踪老冤家时目睹了黑色的细胞,将那张脸与刻在心里的形象重合之后,视野变得眩晕。癌细胞比任何人更急于弄清真相,因为他无从缅怀。他不像曾偷看到的杀手T可以拿着带有数字的铭牌摩挲一遍又一遍。


  也因为没有,他产生了个贪婪且自负的计划。


  癌细胞决定实施第一部分。




  “啊。跑那么快是干什么!小心我打你啊!”


  拐角不愧是事故频发的地带,KT刚刚拐过弯就和一个组织细胞相撞,由于身高问题对方一头撞上自己胸膛,也不知道是胸闷难受还是头疼更难受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要打我!”


  “还不快走开!”


  “哇!”


  被火冒三丈的KT骂了几句,冒冒失失的细胞抱着头叫嚷着跑走,还没跑出多远忽的脚前出现了一条东西,组织细胞双脚一蹦将其跃过,刚在地上落稳手腕被人握住上扬捏了把失掉握持的力气,再打手将对方手里的东西顺走。组织细胞瞪大眼看向来人,黑发黑衣,那人也看向他,银白眸子里盈着耐人寻味的笑意。


  黑血球任由可疑的组织细胞逃跑,将手里东西随手装进口袋,绊脚的刀系回腰间。 快走几步在KT身后三四个身位跟随,还没走出几步KT猛地转身,瞬间两人四目相对。黑血球的目光顺势越过KT看向远处,步伐未停继续向前,两人身位一错换成KT紧跟黑血球。


  “因为我现在很开心,不要把你那张臭脸摆给我看,更不要跟着我。”


  “我跟着你?明明是我在前面走你跟着我好吗?别以为有协议你就高枕无忧的混进来。我随时都看着你!”


  黑血球悠闲自得的步伐愣生生将KT的节奏压下,双手插进兜里头歪向远离KT的那边:“别了吧。走到哪里都被虫子盯着会恶心的想吐呢。”“你这个比喻更恶心。别太得寸进尺,你以为我愿意盯着你这混蛋吗?快点把你知道的交代出来!别闹了!”


  KT抬手挡着腹部,手心正好接住匕首把,黑血球将撞在KT手里的匕首移走,仿佛那次袭击只是个玩笑:“你是不是把我当成谁了?同伴?朋友?抱歉啊killer,我不需要同伴,更不需要朋友。”


  黑血球继续向前,KT因此话呆愣掉了队被留在原地。


  [「总有一天,我们要是能和那群家伙关系好起来就好了呀。」]


  “说着什么,不负责任的话啊!”


  低头疾步追到悠闲的人身前拦住,忍无可忍没有任何招呼的将拳挥出,被袭击者双臂交叠挡下拳头却也被打的退后几步,KT再追再出,拳风呼啸直袭面颊。


  “如果说什么不需要同伴,就别用那种语气叫我!那蠢货好不容易维系起来的东西,我决不允许你破坏!”


  “无能的人才需要同伴,别让我看不起你。killer,killer。被主人收养的宠物通常要被赋予名字。”黑血球招架的双臂外剪打开以手挡住直拳,抬腿蹬踢向袭击者胸口,“他人的事与我何干。若有挡路的东西,我只会将其踢开。”


  KT未敢冒险,回防侧身避开黑血球的腿。攻守瞬息交替,之前缠上KT手臂制住他手的黑血球也随KT的手回缩拉近距离到达他身边,压低声音说了这么句话:“看着我。”


  接着抬头将KT错愕的神情映入眼眸。


  


  KT承认他动了心。在看到对方眸子里自己的映像后,他记起曾经也有人安静听他絮叨教育,看向自己的眼睛里永远映着自己的面容。


  “1146…”


  愤怒占据上风被迫沉睡的意识被这一眼惊动苏醒已无济于事,KT被重重摔在地上背脊撞击在地面,力度之大甚至让他感觉自己的肉体弹起了一些又落回去。胸口被重重踏上踩得KT呼吸一窒。黑血球俯身笼罩下的阴影于眼前放大,KT的瞳孔随之放大,漆黑的点在视界前极度放大模糊不清。


  因为俯身,黑血球的右手臂从身侧软塌塌垂下,他的脸上也不好过,硬挨KT的一拳,脸颊已是红肿嘴角更溢出血丝。他左手中的匕首只留一丝距离几近挨着KT的眼球。


  “你在喊谁?喊他就可以把你的眼睛从匕首下救回吗?喊他就可以保全你的生命吗?不。若他是你的信仰,我今天就把他抹杀。killer,你只是个被过去和无趣的责任束缚的可怜狮子,机械的捍卫你的尊严和领地,没有自己的思想毫无灵魂。成为我的东西吧,做我的猫咪。向我献媚,求饶,我才是你的神。”


  KT眼前的刀被从容上提,解除眼睛的危机。黑血球收回匕首复探手,食指挨上KT胸膛拾着他衣服上的扣子将它拽走,直身手背蹭去唇角血渍:“我等你,killer。”


  控制力度踢向KT的太阳穴将其击晕,黑血球向着游走通道跑去进入通道消失,随身体动作自由晃动的手臂说明他并不如他表现那般从容,他需要一个僻静的地方养伤。


  


  白血球们的游走通道位置被某位幽灵了熟于心。


  眼见黑血球从通道出来,幽灵也随之行动,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什么手段不可以呢。

  


评论(8)
热度(6)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