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

寒冷的冬夜,惯于熬夜的诸葛亮瑟缩着哈手,原本他可用这双手写下漂亮的字体,现在不仅手,身体都冻的有些僵硬。
选址于此自然是考虑过方方面面,包括供暖,哪儿想今天却坏了,冻的他娘都骂不出来。
其实他本来也骂不出来,直到收了那个耿性子的佣兵,原本那人也不骂的,看诸葛亮连熬三天忍不住爆了声粗口老母鸡一样提起诸葛亮的后脖颈,明明也不是魁梧的人,这力气诸葛亮愣是挣不开被扔到床上。
说到那佣兵,下午就没人了,直到晚上也没回来。
屋里真是好冷干脆出去冻死算了。
恍惚中诸葛亮胡乱想着,忽的想起一团火,学院里的万年老二,实际上是个精通火系魔道的家伙,自己被冻死这事儿传过去不知道他会不会笑到窒息。这么一想诸葛亮振奋许多,冻死也太难看了。
尽量把能盖的薄被床单裹在身上,少年垂下眼皮发呆。

温暖的热度让他一缩再缩,满足的拉紧被子甚至把头盖上,但隔绝不了空气中飘荡的烧烤香味。迷迷糊糊睁眼从被子边缘探出额头,又露出眼睛,揉了揉发现视一切是竖着的,反应过来是自己躺着。身上盖着传统的冬天的厚被,被窝里还是有些凉却也比之前热了不少。一只手揉揉他的头捎压,诸葛亮嗯了一声重新缩回去,又渐渐睡去。

诸葛亮彻底醒时天还未亮,看了看表还在凌晨,自己躺在床上盖着厚被,暖和的他微微发汗,卧室里跳跃着橙色的温暖火光,而在那火光旁坐着个男人,正倒腾炉火烧着。炉中噼啪作响,那男人看诸葛亮清醒,起身出门,留他一人独享温暖。

哪来的炉子他不知道,有几个炉子他更不知道,但诸葛亮知道没其他地方比这里更暖和,从被窝里不情愿地撑起身子小心掀开被子一个角要下地,出去的人又回来了,手上拿着条——烤鱼,递给诸葛亮。

烤鱼撒了盐又刷了调料,还冒着热气,有着小洁癖拒绝在卧室吃饭的诸葛亮吞吞口水还是接过来,理所当然的大口开吃,大不了让那点了家务技能的佣兵先生收拾咯!美食烫的他舌头微吐,吹吹热气享受着。男人重新坐下,叉开腿手肘落在膝盖上,双手交叉撑住自己低下的头,把露出疲倦的眸子藏在刘海阴影下。
一条鱼不算小,吃了快一半诸葛亮停下嘴,又拿着签子来回观摩烤鱼,又看看烤火取暖的赵云,微微戳戳他手臂。
第一次戳对方没反应,又戳了几下,赵云才用鼻音回了声疑问。诸葛亮把烤鱼举在他鼻子底下,被人推回来:“我吃过了。”

似是抛弃顾虑,诸葛亮再次开吃,比刚才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评论
热度(2)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