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所以你们都是养鸽人。

【三国】脸盲症

@肥狼君. 你看有吕陈!

苦眺:

一个讲述追星族的故事(其实我不追星
CP:魏延X马岱 马超X赵云 吕布X陈宫
番外献给马赵和吕陈
灵感来源于358中的魏延真的蛮像吕布诶



马岱在粉上吕布之前,是压根儿没想过自己会追星的。

追星的成本高,要是一毛不拔的话肯定会被粉丝们说是白嫖,而马岱是真没那么多闲钱。

追星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追爱豆的新作品也好,去接机也好,参加各种签售会也好,哪个不需要时间。而马岱也没那么多时间可供消遣。

最重要的是…马岱真的分不清明星们的脸。

据说好看的人都美得千篇一律,所以娱乐圈那群漂亮精致甚至再经过二次加工的脸蛋,都令马岱感到困惑。

大家排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被克隆了一样啊喂。马岱曾经这么向他的室友吐槽过,却遭到了对方强烈的反对。

“他们明明长得都很有特点啊!” 室友正在看着爱豆的视频,此时便按了暂停键,有些愤慨地指着视频中的两个人。

马岱的室友喜欢的是一个双人组合,这个组合擅长表演歌舞剧。组员的名字似乎是张郃和曹休。

经过室友多次向马岱指正过两个人的长相区别很大,也不是双胞胎,可是马岱仍然只能通过他们身高的差异来分辨出两个人。

室友撇着嘴不爽地离开了,走之前还顺走了马岱桌子上的一包旺旺雪饼。



不追星的原因还有一点。说出来恐怕是要被各路粉丝痛扁,马岱一直觉得人在追星了之后就变得有点神经兮兮。

就比如他的老哥马孟起吧,都奔三的上班族了,相貌英俊,人傻钱多,可就是在打光棍儿。以前倒是也找过一个脾气很好的小姑娘,可是被人家从出租房里赶了出来。

那时候马岱正好从门外路过,就听到妹子尖锐的嗓音就像是超声波一样,差点儿把大门都震掉。

“马孟起,跟你那哔——哔——的赵子龙过去吧!老娘我****”

然后马超就跟他那一堆大包小包被妹子从房子里扔了出来。拉链坏掉的背包敞了开来,里面掉出了大幅的海报。

啊,糗爆了。

后来马岱问过他老哥,赵子龙是谁啊,可马超不肯说,挠着头的表情还有点羞涩。直到马岱从微博热门上看到了小鲜肉赵云新专辑的消息全面霸屏。

哦,是个明星啊…

马岱想着他那位因为追星而痛失女友的傻缺老哥,不禁嗤笑了一声。马岱发誓,他打死都不会追星的。



可是,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当马岱发现自己粉上了吕布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起初,他觉得自己会粉上吕布,绝对是因为他长得太有辨识度了。那张凶巴巴的硬朗的脸,和现在流行的韩系小奶狗以及阳光大男孩儿们都不是很一样。

后来,马岱折服于吕布独一无二的嗓音。低沉而沙哑的歌声中似乎藏着很多特别的故事。

吕布是唱摇滚的,唱歌的时候眉毛会皱在一起,两只眼睛尽放杀气。喜欢穿无袖的上衣,健壮的手臂上还纹着凶神恶煞的老虎,一米九的个儿往那儿一站,不认识的人会当他是黑社会的。

吕布的粉丝不少,可是路人缘并不好。很多人觉得这个瘪犊子天天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耍大牌的嘴脸挺遭人埋汰的。唱歌的时候一脸便秘,上台领个奖也把新任的主持人吓得两腿哆嗦,真不知道这种不会控制表情的艺人是怎么火起来的。

马岱每当看到这种言论,就气急败坏地怼这些口出狂言的喷子,虽说从来没骂过脏字,但是也一定要骂到对方被自己吓怵了不敢回复为止。

突然之间,马岱有点理解哥哥崇拜赵云的心情了,不过马超的那份狂热,他是绝对比不上的。



十一放假的时候,马岱原定是要和在同市上班的马超一起回老家的。可是出发的前一天,马超突然给他打电话说要放他鸽子了。

“不是啊…老哥你这也太过分了,车票我都买了。”马岱忿忿不平地站在宿舍阳台上骂着他不靠谱的哥哥,积灰了的纱窗外面是一轮又圆又亮的明月。

“哎呀我错了…可是…我是真的有事情不能回去,是刘备让我留下来加班…改天请你一起吃饭可以吧?”

“你少让刘备背锅了啊!别找借口了,你是不是要去C市参加赵云的签售会!”马岱一激动,不小心把放在阳台的扫帚踹倒在了地上。

“我靠…你怎么知…?”

“我当然知道了。诶呀,不过老哥你这个尿性这几年真是一点没变啊!都怀疑是不是云妹给你下蛊了。”

“什么云妹你这个小兔崽子!!你他/妈敢叫我们云云黑称你真是死定了我告诉你¥@$&*”

马岱把话筒离远了一点,赶紧把电话挂了,哎呀,看来愚蠢的追星族老哥要为了他的子龙大义灭亲了。

可是不回家的话,那十一能干什么呢。马岱叹了口气,打开微博的时候正巧看到吕布要在后天去H市的酒吧驻唱的消息。

追星有段时间了,可马岱还没见过偶像本尊呢。再想一想自己见色忘义的老哥,马岱毫不犹豫买了第二天去H市的机票。



第二天,马岱起了个大早,就赶往了机场。他迷迷糊糊取了登机牌,过了安检,坐在候机室的椅子上缓不过神儿来。

明天就可以见到吕布大人了呢!

上飞机之后,马岱把手机关了,他坐在靠过道的位置上,望着狭窄的机窗外的风景发呆。

“你好…我想进去…”

闻声,马岱转过身子抬起头,面前的人让他不禁目瞪口呆。

吕…吕布大人…

“哦哦好好…”马岱赶紧收起自己瞠目结舌的表情,强装作淡定的样子,他站起身来,让自己的偶像坐进靠窗座位上,然后两腿发抖地重新坐在了男人身边。

马岱感到有些口干,他用余光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旁边的男人,他敢打赌,这绝对是吕布大人!

虽然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戴着墨镜,可是露出的口鼻部分长得和吕布先生一样的深邃硬朗,发型也是如出一辙。

即便是在微凉的秋季,旁边的男人还穿着无袖的上衣,左臂上也纹着狂躁的纹身。一模一样啊真的一模一样!

要说有什么不同呢,旁边的男人似乎没有吕布先生的档案上所说的有一米九那样高,看上去大概是一米八五的样子。不过这也很正常啊!哪个明星的身高不会有一点水分呢?

马岱这么想着,就兀自系好了安全带,然后拿着飞机上的杂志,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而视线已经飘到了右侧先生的位置。

吕布先生真好看啊,就像那些硬照和视频里的一样帅气啊!!吕布先生您真是帅炸了啊!!

马岱的手有些哆嗦,视线依旧定格在右边的人身上,手下的杂志十分钟了也没翻一页。

旁边的人把关好的手机放进了随身的包里,顺手又摘下脸上的墨镜,也扔进了包里。马岱微微转过头望着旁边的男人,

我/操没错啊绝对没错啊!!这就是我的爱豆吕布大人!!!一定是因为被无情的老哥背叛,老天为了弥补我受伤的心所以才让这么幸福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旁座的男人恰巧对上了马岱惊悚而痴汉的眼神,吓得愣在了原地。

“那个…包!我我我帮您放在行李架上吧?!”马岱笑着开口,觉得自己的脸都是烫的。

“好…麻烦你了…”

马岱心满意足地坐在座位上,他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自己的偶像会和贫民般的自己一样也坐飞机的二等座,但是他也不需要想这些,因为他的的确确见到了吕布大人本尊了啊!

啊…那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行程该怎么办吗。要和吕布大人聊天吗,诶会不会太像私生饭了?能继续偷窥他吗,可是他似乎已经发现了,不会被吕布大人讨厌吧。

马岱在心里准备了许多想要开口搭讪的话,却没有勇气对旁边的人说一个字,虽然内心是兴奋的,可是现在憋屈的场景让他如坐针毡。

好烦啊在学校的时候明明非常善于交际的啊!部门开会的时候鬼扯的本事厉害的一匹,怎么现在就像个哑巴一样了?!

马岱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痛苦地思考着第一句搭讪的台词,直到思绪被甜美的声音打破。

“您好,请问需要喝点什么呢?果汁,咖啡,茶还是可乐呢?”空姐推车餐车,微微弯着身子询问着马岱和他旁边的吕布先生。

“您好,我要咖啡。”吕布开口说话了。

“我,我也要咖啡!”马岱搭着腔,然后试探性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吕布,却看到自己的偶像抿着嘴,对自己笑了笑。

吕布先生竟然笑了?!?!?!竟然对我笑了!!!

马岱亢奋得嘴唇都开始发抖了,他举着纸杯喝了一口咖啡,险些吐了出来。他忘记了自己最讨厌喝的就是咖啡。

旁边的吕布看到这一幕不禁乐得笑出声来,他用手碰了碰马岱的肩膀,开口道,“喂…”

马岱猜想自己的血压都变高了,他的身子像是被放在烧烤架上炙烤过一样,浑身散发着热气。

“怎…怎么了,吕…啊不是!”

“你…不必紧张的”爱豆的眉眼在近处看竟然有点温柔,一点都没有舞台上暴戾的样子。马岱一时看呆了,忘记了回应。

“…其实我…”旁边的男人凑得更近了一点,余光瞥见了他没有翻页的杂志,微笑着,“不是…吕布…”

“???”

男人望着马岱迷茫的样子,慢吞吞地说着,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我叫魏延…”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马岱和坐在旁边神似偶像的魏延先生畅所欲言中。

“我真的很抱歉魏延先生!做出了这么多奇怪的事…嘿呀,不过我追了这么长时间的爱豆,竟然还认错了人…真的好丢脸啊”马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桌子上那杯几乎没动的凉咖啡,嘲笑着自己。

真的好丢脸啊!!看来是脸盲症依旧没有好啊!!这件事千万不能被马超知道,不然一定会笑死我的!!

“不怪你,”魏延望着马岱纠结的表情,有点想笑。其实被人认成吕布这件事,在魏延身上发生过不止一回了。

“不过见到魏延先生的时候还真的是大吃一惊呢。”马岱想要认真看一看魏延的脸,却在接触到对方视线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地躲开了视线。“魏延先生…看上去真的太像吕布大人了!虽然现在能感觉出来,魏延先生要温柔很多呢。”

魏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面前的青年笑。

“魏延先生,为什么要…呃…打扮得和吕布先生一模一样呢?”甚至连刺青都是。

“因为…喜欢他啊。”魏延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最喜欢他的歌。”

魏延也喜欢吕布大人…?马岱愣了好长时间,才开口说,“那咱们俩…算是情敌吗!”

回应马岱的是魏延实在没憋住的笑声,马岱挠挠头,觉得刚才的自己真的是蠢爆了。

在后面的时间里,魏延告诉马岱,自己这次来H市也是想去听吕布在酒吧的驻唱。

谈及吕布的时候,两个人一拍即合,默契指数Max。

两个人从吕布的第一场演唱会,讲到了他的最新专辑。

从吕布的第一个绯闻对象貂蝉小姐,讲到了对吕布无微不至堪称保父一般的经纪人陈宫。

从吕布前妻的女儿吕玲绮,讲到了吕布的作词人张辽先生。

后来,马岱也谈到了他的追星经历,他看上去很兴奋,提到那些喜欢的曲子时甚至忍不住哼唱一两句。

“我之前都在想!以后如果找对象的话也要找一个长得和吕布一样的人!”马岱手舞足蹈地说着,说完之后,他发现对面的魏延僵在原地不动了。他琢磨了琢磨,突然反应了过来,脸唰地一下子红了。

两个人一下子陷入了寂静之中,直到飞机降落,在宽敞的停机坪上飞速滑行时,旁边的魏延伸过来了刚刚开机的手机,却看也不看他一眼。

“手机号…给我吧…”

马岱听到魏延这么说。



下了飞机之后,马岱和魏延没有分道扬镳,第二天去往同一个目的地的两个人,选择了在同一个酒店住下。

他们选择了两个单人间。虽然对于对方没有过多的防备,但是让两个刚认识的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着实是一件有些压抑的事情。

晚上,马岱接到了马超打给他的电话。

“嘿嘿,我今天见到赵云了!!”马超在电话里得瑟的声音特别欠揍。

“哈?那又怎么样?”

“我不光见到了子龙,我还在签售会上亲了他的手背。”马超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振奋得一夜都睡不着觉了。“你能想象吗,赵云细嫩的柔软的手背嘿嘿嘿,他当时脸红红的看上去…”

“马孟起,你够了啊!”马岱有点不爽。“你今天没被赵云的保镖打到亲妈都不认识吗?还真是稀奇。”

“啧啧,我说你小子,嫉妒的话就说出来吧”马超打了一个哈欠。“毕竟你那凶巴巴的爱豆啊,是一辈子都不会让你有机会和他有亲密接触的。”

“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本来就是啊。谁不知道吕布总是会拒绝粉丝的合影请求,一点都没有亲和力,哪像我们赵云大大。”

“合照?我现在就能给你弄过来我和吕布的合照,你给我等着点哦傻狗老哥。”马岱挂断了电话,径直走到隔壁房前按门铃。

房门打开之后,魏延一脸困惑地望着门外的来人。

“?马岱…”魏延看上去是刚洗完澡,穿着浴衣,头发也半湿不干的。

“魏延哥,帮我个忙呗。嘿嘿…”



十分钟之后,马超真的收到了弟弟和“吕布”的合影。

照片里的“吕布”身着浴衣,虽然有些面瘫,但是和马岱的动作依然看上去很亲昵。而马岱这小子呢,一脸耀武扬威的笑,欠揍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个不知好歹的小混球儿。

“我不相信!这一定是你ps合成的照片吧?你真的是个意淫狂魔啊臭小子!” 马超咬得牙齿咯吱咯吱的响,牙床都有些酸疼了。

“hhh笨蛋老哥,不信拉倒,反正你和你家云妹永远都不可能有这么亲密的合影的。Bye呀~”马岱美滋滋地扣了电话,一想到哥哥那张被气到扭曲的脸就会在心里暗爽。

马岱转过头来,望着魏延一脸懵逼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谢谢延哥。”

“没事…”

马岱因为开心变得有点自来熟,他望着魏延依旧满脸不解的样子,突然开心了起来。

这是一次多么神奇的经历呢。在追寻爱豆的路程中,遇到了一个长得爱豆一模一样的家伙,还是这么可爱的家伙。

他跑上前去捏了捏魏延那张怎么绷着都显得温柔的脸,突然有点想趴上去亲一口。啊啊,之前看着吕布大人的视频时好像也从未有过这种诡异的想法呢。

“别…捏脸…”魏延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委屈,可是依旧没有阻止马岱的胡作非为。

“延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马岱松开了胡来的手,笑眯眯地望着魏延。“你这么喜欢吕布,看他的视频的时候会不会觉得里面唱歌的人是自己。”

“不会…”

“那么如果你和镜子接吻的话,会不会觉得自己在和吕布接吻呢。”

“没试过…”

“那…和魏延哥接吻的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在和吕布大人接吻呢。”

魏延没有回答,这种荒唐的问题他怎么可能知道。

马岱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看得魏延浑身发毛。之后马岱便摆了摆手,告辞了。

魏延望着马岱离开了房间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惋惜。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马岱来到了酒吧,准备迎接爱豆的到来。

这一天的酒吧格外的热闹,穿紧身吊带的姑娘们和满身潮牌的男孩子们坐满吧台的位置,台下的桌子也几乎坐满了顾客。

那些被挤到没有地方可以站的人只好涌向了舞池,在里面肆意释放着,毫无规则章法的动作让他们的四肢看上去像融化了一般。

还有一些年轻人真是傻得要死。夜场明明还没开始,就喝个半死,站在桌子上一边跳舞一边撒着撕碎的卫生纸,也不知道这些诡异的行为是谁沿袭到酒吧里的。

马岱站到了二楼的看台上,望着台下迷失自我的年轻人们,打了个哈欠。老实说,他一点儿都不喜欢这种嘈杂的场合,要不是为了等待吕布,这个地方真的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他感到有人的视线扎在了自己身上。慵懒地回过头,看到的是魏延站在离他一米的位置,手里拿着酒杯,怎么看都很违和。

马岱忘记了自己有没有对魏延笑,只记得魏延把酒杯放到了一边糟乱的桌子上,然后缓步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马岱别过头来没有说话,他感觉到身后的人贴着自己的背脊,站得有点太近。他们一起欣赏着楼下跳舞的人们和吧台上喂酒的情侣。

整个酒吧的氛围都是甜腻而焦躁的,除了他和魏延。马岱这么想着,却意外地感受到身后的那双手将自己拥入了怀里。

这个怀抱是宽松而温柔的,没有给他丝毫压迫感,却让他的心跳跟随着酒吧俗套的DG音乐夸张地鼓动了起来。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的进展这么莫名其妙却又显得自然,这有点荒唐,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想拒绝魏延,反倒是把手覆在了那个人的手上,温柔地婆娑着。

他们忘记了这样的过程经过了多久,只记得酒吧里的彩灯一下子变得特别刺眼,变幻着闪烁着,在狭小的空间内像一把扫射的机关枪,被触碰到的人就会像吸了违/禁的药/品一般欢呼雀跃。

——吕布来了。

他站在舞台上,也不会说开场白,甚至没有给台下的观众打招呼。

他只是用手示意了贝斯手和鼓手,然后端着话筒在舞台上狂吼、激烈地唱。他唱歌的姿态看上去是在愤怒,又像是经历了痛苦的事。

吕布花臂上的老虎在霓虹之下变幻着表情,似乎也在张口歌唱。

悲怆的歌词混合着重口的绝望的旋律,在酒吧中蔓延开来,却伴随着人群不合时宜的欢呼和莫名其妙的呐喊。

马岱和魏延没有欢呼也没有呐喊,他们在二楼的看台上屏着呼吸,俯视着吕布高高上挑的傲慢的眉眼,他细密的汗珠伴随着贝斯的韵律流淌着,唱歌的节奏和头脑晃动的频率共鸣着。

他们最崇拜的人就站在台下,骄傲的样子像一只被凡人供为神明的狮子。

一曲终了,马岱终于放开了被魏延紧紧攥住的手,迎着头顶上放射状的彩灯,他仔细地看魏延的表情。

他突然觉得,魏延长得和吕布一点都不像。至少他完完全全可以分清。

马岱抓着魏延的手臂,好久没有说话。那只在他手臂上盘蜒着的老虎似乎在询问他想要说些什么。

“马岱。”

马岱听到魏延的声音,抬起头看他。

“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思考你说的那个问题”魏延凑近马岱,“如果…有人和我接吻的话,会不会像是在和吕布接吻。”

“我认为,答案可以由你告诉我。”

马岱的疑问还没发出,就被推到了看台的栏杆上,面前和自己爱豆撞脸的男人用手托住了自己的后脑勺,郑重而严肃地吻了下来。

马岱所有想说的话又被压回到胸腔里,憋成一声闷哼。

吕布的第二首歌曲在此时奏响,马岱却无暇停止现在进行的事情。他闭上眼睛,沉溺与紧张让他的心跳快得像鼓手敲下的频率。

他的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一般,双耳如失聪一般,只能听到吕布张狂的嗓音中唱的情啊爱啊什么的。

直到一吻终止时,马岱躲开了魏延的视线,把脑袋勉强搁在了魏延的肩膀上。他喘着气,在魏延的耳边轻声说道,

“不像。”


FIN


番外1

喜欢上了自己的粉丝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种奇怪的问题就算从知乎上搜也不会找到答案吧!

赵云从签售会回到家里,纠结得快要发疯了。

他的成名时间虽然不长,但是粉丝却格外的多。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能一眼认出那位名叫马超的粉丝——他真的太过显眼了。

在人群当中一头金发,笑容总是特别灿烂,望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就像住进了萤火虫一样。

印象里,从三年前自己不温不火地出道开始,那个男人便追随着自己。不管是哪一天,哪一场签售或商业活动,他的身影总是能出现在现场。

他真的太耀眼了,灿烂得令人想要接近,可是在签售活动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之下,赵云实在不敢开口对他说些什么。

他只能含蓄地笑着,望着马超的眼睛,在他拿来的专辑和海报上签下最好看的字。

后来,他甚至从微博中找到了马超的账号。在每天都成千上万的留言和私信中,赵云拼命地翻呀翻,终于找到了那个叫【锦马超】的ID。

在每天的私信中,这个ID的主人总是不厌其烦地对自己说着晚安,发着卖萌的表情包。从未缺席过。

赵云没有回复马超,却又偷偷地注册了一个小号,装作僵尸粉,关注了马超。

在此后的一年多里,赵云总是会用那个小号偷偷关注马超的生活,给他点赞。可实际上,马超很少会提及自己的生活,他的微博里大多数的内容都是围绕赵云展开的。

赵云出新歌啦。赵云拍新的广告啦。赵云在电影里客串了角色啦。赵云的新专辑获奖啦。赵云过生日啦。赵云瘦啦。赵云胖啦。赵云又好看啦。

赵云望着满满微博自己的生活动态,恍然觉得自己很陌生。

实际上生活中的赵云不仅仅会唱歌,会接广告,会上各种节目,会在外形上发生变化,还有好多好多马超看不到的部分。

会在便宜的小店里买生煎包和豆腐脑,会踢着拖鞋在楼下的便利超市买刮胡刀和牙膏,会在机场迷路,会好几天不刮胡子,会在半夜一边打游戏一边骂人,会在看电视的时候不小心在床上睡着,会在洗澡的时候对着水龙头发呆,会喜欢上平凡的人。

赵云真希望…马超能看到自己的那些部分。

赵云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对马超的那份独特而莫名的喜欢。直到今天在签售会上发生的事情,让赵云的心态险些崩了。

马超吻了他的手,在签售会上。

即使把吻手当作一种最为基本的礼节,赵云也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他呆愣在原地,脸因为充血变得通红。

他真的特别想问问马超是什么意思,可是下一秒就看到马超被后面蜂拥而至的粉丝们推倒在地上。

在混乱的场面中,赵云钻进人群里,扶起了被搡到地上的马超,他的脸上留下了擦伤,可是笑容却依旧真诚。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您,才…对不起!”马超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在众人面前逃离了签售现场。

望着马超远去的身影,赵云的心一下子空落落的。

赵云叹了口气,从思绪中恢复过来。他打开微博,正巧收到了【锦马超】给自己的留言。

[我知道您绝对不可能回复我,但是还想对您说一句,今天在签售会上冒犯了您…真的很抱歉,希望您不要讨厌我才是。]

[我是真的很喜欢您呢,从您只有不到一千粉丝的时候就默默关注着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您特别熟悉,就像很久以前认识的人。]

[今天回到家的时候还因为这件事感到兴奋,但是仔细想想,一想到让您心里不舒服了,就觉得自己真是个差劲的人。]

赵云看完私信,一下子有了想哭的冲动。他顾不及切到小号,就将打好的字发了出去。

【没有。】

[赵…赵云?!]

【我没有讨厌这件事。也没有讨厌您。】

[什么???]

【我说我绝对没有讨厌你啊,马超先生。】

[您知道…我的名字?!]

【你两年前拿着笔记本来找我签名的时候,扉页上写的,我就记住了。】

[能被您记住…我真的…太开心了!]

【马超先生,我今天给你发信息其实是有特别的事要告诉你。毕竟你是我最忠实的粉丝。所以想第一个告诉你。】

[什么???]

【马超先生,我目前有恋爱计划了,我打算和一个人在一起。】

[啊…那是哪位呢…]语气中明显带着难过的情绪呢。

【就是@锦马超,这个人。】





番外2

演出过后,吕布回到了宾馆里。屋内传来了食物的味道,让他莫名地快活起来。

“你饿了吧,我喊了炸鸡。”陈宫穿着睡衣,指着桌子上装炸鸡的盒子。

“你今天怎么不来看我演出?”吕布用手抓着炸鸡,大快朵颐,眼睛却上挑着打量着陈宫。“明明都陪我到H市了。”

“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么嘈杂的场合。”

吕布点点头,用手抓了炸鸡,往陈宫嘴里塞。

“嗨你干嘛呀,我刷了牙的。”陈宫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抵住美食的诱惑,把炸鸡块叼进嘴里,腮帮子鼓得像只仓鼠。

“你应该来看看的,今天我的状态简直无敌。”吕布继续和炸鸡战斗着。“临走前,还看到酒吧出来一男的,相貌装扮简直和我一模一样。”

“哈?”

“反正也是冒牌货一个。”吕布不以为然,把手上的油渍粘在皱巴巴的餐巾纸上。

“对了…奉先啊…我和你商量一件事…”

“不行。”

“什么啊?我都还没说呢,你就说不行!”

“你只要叫我‘奉先’,就绝对没什么好事。”吕布斜了他一眼,陈宫的新睡衣一点都不酷。

“可网上大家都在说你耍大牌,不和粉丝合影,这会影响到你的声誉啊。答应我吧,以后见到大家的时候态度温和一点,合个影又不会死。”

“不行。”

“你怎么…”

“以前又不是没和粉丝合过影。”吕布把头发散下来,转过头平静地望着陈宫。“每次女粉丝上来抱着我的胳膊,回来你都要摆着张吃屎一般的脸。”

“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了!”

“我不相信。”吕布揉了揉陈宫的头发,又叹了口气。“喂,我说咱俩什么时候公开啊。”

“……”

“该公开了吧,陈宫,你跟着我三年了。”吕布望着陈宫,眉毛皱在一起。“又不说话,每次提到这个就要逃避,陈宫,你他妈到底是怎么想的。”

“往后再说吧。现在公开会影响到你的…”

“我说,你他妈有完没完了。”吕布揪着陈宫的领口,双眼通红地望着他。“你知道我他妈为什么整天作死吗?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是一个烂到极致的家伙了,就算再爆出来我是个gay也不会再有什么狗屁影响了。”

“陈宫,老子是真的爱你啊,你到底能明白吗?”

陈宫望着吕布那张凶狠的脸,却一点都害怕不起来,反倒是眼泪一直簌簌流个不停。陈宫吸了吸鼻子,把脸埋在了吕布的胸口。

“明天就公开…好吗?”


END

评论(1)
热度(110)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