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IbxGarry] Trichromatic fantasia(三原色幻奏曲)(一)

(一)

“……咦。”在外人眼中看来绝对称得上怪异装束的男人站在门口发出疑问,边伸手拉拉门,“打不开……为什么。”再次拉动,他不信凭借自己成年男人的力量依然不能拉动一扇门。

可惜他还是失败了。

“为什么啊……人家已经看完了的,完全是怀着敬仰的心情仔细看的哦!”嘴里嘟囔着,再次拉拉门发现依然拉不开,转身就准备去找接待处的人了。

“啊……”嘴角抽动着,“人呢……咦……刚刚还那么多人呢,为什么啊……”挠挠头,心里升起了不少疑惑,“瞬间转移?快闪?”

瞬间大脑短路后淡紫发男人嘴角抽了抽,伸手在长风衣的口袋里摸来摸去,夹出一颗糖果剥开塞到嘴里:“加油Garry,要淡定!”叠好糖果纸这才往前走去。

搜索了美术馆的上下也没有发现一个人这种情况也太诡异了!从有记忆起就对奇异事件异常拒绝的Garry的脑回路算是崩溃了。“人家只是想来看看Guertena的画展而已这是什么情况!”就这样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的Garry终于发现了不对。

多了一个楼梯。

“刚刚……有么。”

于是脑回路再次崩溃。

下了楼梯茫然转了半天,在一个满是暗红色的房间停了下来。

“《永恒的祝福》?啊……这幅画终于给人家一点踏实感了。”苍白着脸的Garry上去看着,“恩?花瓶?有水没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Garry的脑回路终于是重新运转了,“既然这样走也走不出去就调查一下吧……”

低头看了看桌子,小心的动起手来。终于在花瓶下面发现了小钥匙。“刚刚来的时候似乎有门哦?”掂了掂小钥匙,Garry下定决心回去看看。

小心的开了门,里面依旧是静悄悄的。勘察四周确定没问题后Garry走了进去。本着“不调查怎么知道点什么的原则Garry再次转了起来,并且成功的在贴着墙的桌子上发现了带花的没水花瓶。

“好漂亮的玫瑰~不过……究竟有什么用呢。”盯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什么,但是不带走是不是浪费了啊……想着拿起玫瑰握在手里。继续转悠。

“《蓝衣的女人》?恩……我记得美术馆有叫《红衣的女人》的吧……难道她们还是姐妹了么。”颇为认真的思索着,一边离开画准备走人。可是手里拿着的玫瑰又让他很在意。“究竟是干什么的呢……”冥思苦想的Garry并没有发觉,一只冰冷手轻轻搭在他的肩头,而这只手却是从他刚看过的画中伸出的。

“之后你就都知道了。”耸耸肩靠在墙边,手搭在腿上,一脸的“人家才不要回想这件事”的苍白。此时Ib也好了一些,挪动着坐到Garry身边侧头看着他。“……怎么了嘛……人家脸上有东西么?”伸手胡乱的揉了把脸,Garry被Ib盯的有些发毛。摇摇头,Ib不再盯着Garry,忽的轻轻挪挪坐的离Garry更近了。

咦……?这孩子怎么了?莫非是被人家刚刚说的吓住了?

Garry愣了一下思索着这个孩子这样行为的缘由,便感觉满身的尴尬气息流动,赶快挤出了个自认为可以让人安心的笑容:“那,那个讲这个还真是抱歉有些吓到你了吧?放心吧人家会更加努力的呀。完全不用害怕。呐Ib有没有听说过天塌下来高个子的人顶着的这句话呢?所以放心吧一切都交给人家!”看着Ib的注意力又被自己吸引过来,轻咳了声犹豫了下伸手握住Ib的手,“这样的话……安全一点吧拉住人家。是不是也会安心一点呢?”

Ib不知道为什么很自然的将自己的手交了过去,仿佛这个男人真的可以随意的就信任了一样。其实她也有些愣,原本想着是不是坐的离这个他近一点就可以不让他那么害怕,但反被说自己害怕了。

“但是刚刚过来的时候……那副画的口水……”

“Ib!当时人家真的只是有一点点被吓住了呀!”

不过Garry真的是很胆小啊。

 

两人坐了会儿站起身子,Garry在房间里走动了几圈,目光落到了书架上,抽出一本随意翻动着调查:“那么Ib再休息一会儿吧,如果觉得可以了我们就出发咯。别忘记那颗糖。”侧头微笑,食指点了一下唇,待到Ib静静的点头之后开始专注于书籍的探索。

[嘿嘿似乎 很熟悉 的 气味 哦]

Ib恍惚听到了一句话,抬头看向看书的Garry,后者没有任何反应。Ib却觉得Garry的姿势似乎有些僵,并不是平常人拿书看书的姿态。

[咦 好像被 发现 了]

声音再次响起,单手支撑在地面上,Ib扫视着身周,这个动作引起了Garry的注意,抬起头:“怎么了,Ib?”“没…”在成功的把Garry打发了之后Ib依旧想找出声音的来源,但却是再也没有那可疑的声音了。站起身来,望着地上的外衣,捡起来抱在怀里。

“Garry,我们走吧?”

“嗯?你还专门把我的衣服捡起来了啊?谢谢哦。那么走啦。”

在Ib出门之前Garry先行出门看了看门外的情况,才半侧身让开道路,看着Ib先出去,Garry这才跟着出去了。

关上的门是过去的道路,两人自然不会再返回。

[那女孩能 听见 我们 的 话][她的 身上 熟悉的 气息]

空气中弥漫着花瓶中蒸发的水的湿润的气息,暗色的空间里,两人的一举一动就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整个美术馆里传递。

“Garry很喜欢牛奶拼图么。”

Ib仰头望着Garry驻足的地方,他前方的《牛奶拼图》呈现着乳白色的光华,而Garry正盯着它看。“嗯,Ib知道牛奶拼图吗?”“我知道。”“哈!每次拼牛奶拼图的时候都会有种抓耳挠腮的感觉呢。因为拼图颜色都一样所以也没什么头绪,只好硬塞进去。有时候塞的不恰当就会跳出来的说。”说着移开目光侧头看着Ib,“所以拼图的话还是用自己喜欢的图案最棒了对吧?”Ib再次静静的点头。

“……”手插在兜里,Garry则是又叹了口气,“Ib这么小却一直都表现的很镇静呢……我也很佩服。不过Ib的年龄的话不是要活泼一些么~?来吧,说说话吧,什——么话都好,唱歌也可以哦~”

“……在海的那边拼图的那边有一条裙带菜……”

“…………朝着堕落的方向发展了喂!”

看着Garry颇为纠结的表情,Ib似乎也轻松许多,露出了个罕见的笑容。

其实这孩子笑起来更可爱。按捺下自己跳动频率加剧的心。Garry垂下眼眸抬手拍拍Ib的头,浅浅的在嘴角勾出了一个不自觉的微笑,并不张扬,只是静静的浮现。

Ib也就这样看着他。

这样表情的Garry,还真是没见到过呢。

[可以确定 了么]

这句话响起之时,Ib倏尔感觉自己头上的手不动了,倒不如说是面对突发状况人变得僵硬了。那是一种危机感,Ib抬手拉住头上的手,转身就跑。“Ib?!”Garry也来不及问,迅速回过神甩开两次听到莫名声音带来的恐惧,咬牙提起对方的脖领将对方夹在臂弯间狂奔。

[是的那女孩 我们可以……]

“再跑快点!Garry!”Ib紧紧抓着Garry的衣服,催促到。“动静太大了再这样跑是要把那群画框给吸引过来的!”Garry狂奔之余不免抱怨着,但是眼角惊魂一瞥……“呀呀呀呀呀呀呀呀——真的来了啊!”

看来Ib和Garry还真是有一段要忙碌的时间了啊……


评论
热度(17)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