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IbxGarry] Trichromatic fantasia(三原色幻奏曲)(二)

(二)

“你们两个小心一些!”手猛地抓住石头的藤蔓,大声向对面的两个身影喊着。这边棕色头发的女孩也扑过去,但是只能眼睁看着《嫉妒之花》产生的藤蔓挡住两人。身后的金发女孩儿拉住她:“ib,如果我们不去的话有可能就见不到Garry了!Ib冷静一下,我们先去吧。”“我认为不要分开比较好。”Ib转过头来看着Mary的蓝色眼睛。“可是Ib如果我们不去,凭借一把美术刀怎么也斩不断石头啊!”Mary拿出刀子比划了一下,在Ib迟疑的转头看回Garry的时候安静迅速的又将美术刀塞到了袖中,转过身拉起Ib的手:“那边的裙带菜,你也是个男人啦,怎么说我们也有两个人,一会儿要是找不到东西也就会回来的说,不要担心了,我和Ib很快的。”

皱起眉头,Garry渐渐松开握着藤蔓的手,话语里皆是严肃与担忧,也自动忽略了Mary的称谓:“那么去吧,听着我的话,一旦没有办法立刻回来,一定要立刻回来!”“是是,立刻!那么我们去了。”见到称谓没有起到想象中的效果,Mary也放弃了与Garry打嘴仗,拉起IB准备进入棕色的门。

“那么我们走了……”Ib盯了Garry一眼,怀着忐忑与不安,身影消失在门口。

“…………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样了……唉……真是不应该放她们去……可恶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手腕上的表不知何时停了,怎样晃都没有用,等了一段时间后Garry暗自叹气,“只能再回去那间房间了……人家根本不想去了啦……”站在门口,伸手握住微凉的门把手,吞下一口口水,将之拧开。

满眼的诡异人偶,左右各列安静摆放。

人偶的面部朝着前方,而中央那《红色的眼睛》是让自己最不舒服的地方。

正如自己之前所说,在这里总有被盯着的感觉……真不舒服。特别还是这种人偶。

自己似乎是很讨厌这种人偶的,这恐怕与小时候的家里人经常拿这种东西吓自己来玩有关吧……

小时候……咦……

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咦……

仔细想想,有些模糊,再仔细想想,却是更加模糊了。

“唉……自己长大了吧,小时候都记不清了呢。还有,这种人偶是有什么可爱的啊,Mary真是奇怪呢。”愁眉苦脸的在人偶面前停下,稍稍抖了抖。

[咪……啾……]

在Garry身后的一个蓝色人偶忽然抬了一下短短的手,努力的想要开口,却是丝毫没引起背对它的人注意。也得亏是没让Garry注意,否则连Ib都赞叹不已的磁性男高音恐怕又会响起了。
此时的Garry正在调查两个书柜,仔细研究着。
[咪……啾……啾……!]
“……咦,好像可以推开”用力把书柜挪开,露出了后面的空隙,“刚刚怎么就没发现呢。”
望了望门口,Garry又是一脸的“为什么老天这么玩我”叹口气:“反正门也锁上打不开了……不如从这边走咯?”
似乎是见多了这种奇异事件又似乎有着Ib影响,Garry已经变得习惯了些,猫着腰,钻进黑暗。
[咪啾!]
[忘了他吧……]空荡的房间悄然响起苍老而疲惫的声音[这已经……不是他所能抵抗的了……]
可是那疲惫的声音下却藏着极难察觉的另一种感情,名为希望。


在经历无数个门中惊险的发展过程后,Garry几乎是扶着墙走的,但是走了几步就再次依靠自己的力量勉强站立着,缓缓挪动到路中间。他可不希望墙上有着咸猪手出来再给自己哪部分来上一下,或者是能喷出毒瓦斯的绳子或者从天上莫名掉下来的箭头方块体。走到路上实在没有力气了,屈膝跪坐在地上,捂着自己脖子下锁骨的部分,上面清晰的留着几道血痕,刚刚在调查的时候这咸猪手就突然出来给了自己几下,花瓣也被扯掉了几瓣。
“该死的……再也忍受不了了。”大口喘着气,咳嗽了一下,“怎么这美术馆里尽是这种东西!咳咳……”抬头望向前方,“也不知道Ib和Mary那里怎么样了,如果她们有事……”淡紫蓝色的眸子忽的颜色变深,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忽的释放出冰冷的杀意,转瞬即逝。又被咳嗽打断思索,略微休息了一下手撑地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一股淡淡的清凉气息便被发觉了。“咦……湿润的?水?这附近有花瓶么~”忽的一笑,心情明显愉悦了许多,“有花瓶就好了~那么加快速度赶过去吧~”收拾好了心情继续赶路,可是走了没几步就感觉身上更加乏力了:“恩……?没休息好么……”踉跄的走了几步后,在眼前变黑的瞬间,一扇门便是静静的展现在了眼前,但是人却也是倒下了,蜷在地上似乎是昏迷了一样。

“噔,噔”的高跟鞋的声音也在这时由远而近的响起,待到更加接近了之后,一个女人就这样静立在Garry身前,但是仔细观察,却令人骇然。这女人的身体与头,分明是拼接而成的!虽然她有着火爆的凹凸身材,身上穿着红色的晚礼紧衣,但是成白色的雕塑头却是令人不敢去妄想什么。
[命令:杀了他]颈上的嘴忽然动了动,僵硬的话语吐了出来。女人的身体也就不再犹豫,右手紧握的美术刀骤然亮出,向着地上的人扎去。
[咪啾!!]
从门旁扑出一道蓝色的物体,撞击在女人的手腕上,刀子被撞的飞出,也间接救了Garry的命。
[小人偶 命令 不得违抗]抬脚踩住翻滚的蓝色物体,赫然是刚刚房间的那只蓝色人偶。
[咪啾!][呵 你最好 想清楚 谁 才是 主人]说罢,白色的雕塑头滚落下,衔起脱手的刀子,再次复位,口松,刀子再次落回手里。
[不允许 失败]
蹲下身,脚踩的更狠了些,这样近距离的刺杀若是再不成功,那么绝对会被那人报废处理掉。
“啪咻!”
这次到没有被人偶阻拦,但是从天花板垂下的暗绿色藤蔓则是一根缠住下刺的手臂,一根缠上Garry的脖子猛地一拖将他拖出攻击范围,而紧接着的一根则是抽在女人手腕上,刀子再次飞出。
白色雕塑头顿时就要暴走[你也来 阻止 么!]望着从天花板上倾斜而下有蔓延趋势的藤蔓,向后退了一步。苍老的声音轻响[你最好想清楚……若是那个人……随手毁掉《无个性》是多么容易……就像吸一口气那样]藤蔓终是越来越多,有些展开了蓝色的花朵,妖异的蓝色将Garry围在其中。
[她不会 放过 你]
说罢,捡起美术刀,如同来一样,迅速的消失。
[……事情……闹大了啊]
暗色的长廊并没有其他人存在,藤蔓又守护了一会儿后逐渐从天花板撤离,干干净净。
[唉……]


“怎么了Ib?”Mary看着忽然顿足发愣的Ib,后者紧握着玫瑰微有些颤抖:“Garry……Garry好像……”“咦……Ib很担心他么。”Mary皱眉问着,脸上满是担心。“恩……毕竟Garry是一个人啊……”Mary也低下头,握紧袖口,“不过Garry是大人吧~?没问题的~”“这倒也是……”将担心驱除,Ib稳稳神,拉起Mary准备走,Mary却忽的抬头问道:“Ib,Garry是你亲人么……”“不是。”Ib摇摇头,“是陌生的人。”“诶……那么Ib就能感应到Garry……很神奇呢~”“我也不知道……感觉吧。”Ib拉着Mary静静走着。“呐……Ib,如果只有两个人能出去……你会和谁一起出去呢。”Mary任由Ib拉着,轻声问道。
Ib会和谁出去呢……好紧张……
前方的Ib停下脚步,良久才转过身,脸上满是惊讶。
被讨厌了吧……这种问题……
在Mary低头想着的时候,面前的Ib就这样面瘫着一张小脸,举手开始拉扯Mary的脸……
“呀好痛!Ib你干什么!”Mary挣扎着终于脱出了Ib的“魔爪”,一脸委屈和不解的看过去。
“八嘎!当然是一起出去啦。”收手叉腰,Ib静静的望着对方,随即一脸笑意,“没有选择的对不对~所以我们必须一起出去,绝对~”“诶……如果……”“没有如果啦。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出去。”Ib盯着对方,拉起手,“Garry在的话也会这样说对不对~?所以我们一定要一起出去,好么。”
又是Garry么……
“恩……!那么约定了哦,一起出去哦~”
那么只要你不在了……Ib就能和我在一起了呢……
“走吧,Ib~得快点才行~”
“恩。”


评论(3)
热度(14)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