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源藏】来啊互相伤害啊(没想好名字,不取了)

发生于双龙之后的事。
半藏过着赏金猎人的生活。
———————————————————————

(一)

 源氏着实是想不到,自那次花村见面之后他与半藏会是这样的见面方式。 

“哈哈哈...岛田源氏。久违了。”仿佛是在极为幽深的洞穴中回响的空旷声音夹杂围捕重伤猎物胜券在握的惬意,男性的声色回响在巷子之中。 伏在车顶顶源氏没有搭话,右手微抬手腕翻抖间手里剑甩了出去击碎昏暗路灯的灯泡,身上幽绿的荧光瞬时熄灭,所有动作呼吸之间完成,袭来的子弹并没有击中他。 他的行动比子弹更快。 

“要避战?那最好了...待会儿再聊吧。”黑色的风暴在车边刮起,却静默无声,虚幻的雾气最终凝结成实体,戴着宽大帽子的高大男性面对着车门,手勾上门把手拉开探身进入将后座的人拽住衣服甩出来,左手握枪抬起抵上已经颤抖着坐在地上牙齿因颤抖发出磕碰声的老人的头顶,右手抬起勾勾手。

 “不,不在我这里...”

 “不在?我只是大发慈悲想让你死得不是很痛苦,别废话。”

 源氏隐藏在黑暗之中不敢轻举妄动,前来执行任务之前猎空曾和他聊过一次天,说起她以前战斗的事迹和那些麻烦的对手,迷雾一样的黑外套的“死神”,和总和他一起出现的“黑百合”。那个淡蓝色皮肤的女狙击手。 她今天也跟死神一起行动,比如爆掉的轮胎和不幸牺牲的司机。除非一击必杀,或是能带着地上那个老人离开这里,否则最好不要动,最坏的结果是东西丢了,但人是绝对不能有事的。 

看着死神的枪口顶着老人的头越发后仰,源氏开始烦躁起来,根据约定莉娜在下个十字路口等他。他无法使用对讲装置,巷子外则是灯红柳绿川流不息的行人车辆。为了快速并保险走的小道目前却成为最大的限制。 摁下了紧急呼救按钮,希望莉娜能什么都不问并安全安静的到来。 


(二)

 楼顶上传来的枪声将两人从寂静中惊破,源氏的手里剑同时被甩出碰撞在死神的手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身体下意识的躲避了下瞄准老人头的枪口微微抖动,死神没有了再度瞄准的机会,身后的劲风不可小觑,源氏腰后的胁差出鞘割向死神的背后。那男人反应极快,源氏的刀最终割穿了一片雾气,黑雾笼罩滑过他的身体在背后显出死神的身影,双手抬起全弹尽射向源氏。 他不能躲。 死神射出子弹时源氏还未完全落地,只能突击前进,绿色的幽光在黑暗中再度亮起,鸟雀一样迅捷却也容易被盯上。楼上的声音时有时无,出现的时候都很激烈。 

但奇怪的是枪声是单向的,意思是只有一把枪。 

来不及多想,已经有好奇的人向这边探头探脑的凑了。突击落地腰发力回身用刀阻挡着子弹的袭击,子弹与刀身的碰撞声清脆异常。 死神突然再次虚化了,攻击顿时停止,细长的物体从他的头穿过直插脚底——如果他没虚化的话。 

“总有多管闲事的人....那就死吧....所有人。”

 死神低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双臂伸出—— 

“嗨宝贝儿,我来晚了!出了点小事儿!” 元气的声音和橙色的身影宛如救世主一样突然出现在身边,双手的脉冲手枪朝着死神毫不留情地进攻。源氏面罩上的绿色亮了起来,翠绿之色,手里剑再度出现掷向远方,突击近身。 就这样的时间里与猎空换了手。而猎空在倾斜了子弹后吐了吐舌头,瞬间不见了。 

顺手把老人也“掳”走了。

 死神面具之下的表情似乎很是不善,但依旧发出了低缓的笑声:“没有想到...他会帮你。这次就这样吧。” 说话间两把霰弹枪互相交叉上抬架住了源氏的胁差,发力下压直逼死神的面门,令他惊奇的是,这没什么效果。 死神的力气着实大。 

“岛田源氏,我会送给你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这是死神今天第三次虚化,宛若幽灵一样脱离战场,猛然撤力差点让源氏仆倒,幸好他对力量掌控极佳,及时收力。 楼顶的声音在死神脱离战场之后变得寂静。

 “干得不错嘛!” 松了口气的源氏肩膀被忽然一拍,手中刚要甩出手里剑就把压手握住,侧头看着猎空插着腰拍着他的肩膀夸奖:“...楼上那个是谁?” 

(三)

 “楼上?” 猎空的视线随着源氏的手上移看了看小巷旁边的建筑物,七层居民楼高度的建筑。猎空揉了揉头发:“刚刚的确是...有人。嗨我以为你认识他的。” “???” “因为我上去后看到黑百合了,还看到另一个男人,那男人说下去帮源氏。你不知道吗?”

 看着源氏迷茫的神色和暗淡的绿光,猎空开始相信他不知晓一切了。 

“说实话我以为那是你...先说说人吧,安全吗?”“放心吧很安全!这是团队很重要的事情,大家几乎都来了,只留几个看基地。”“那是不是任务就完成了?”“回基地才叫结束啊。”“那么我们讨论讨论那个男人。是怎样的?他有没有说他认识我?”“没有啊,他们两个打得那么激烈,我赶到的时候黑百合又放剧毒烟雾,要不是我抱着他就跑,他肯定是要出事的!他又没有枪,拿着弓箭和黑百合战斗,但是帅爆了!” 

“那男人拿弓箭?” 

“嗯哼。”

 “是不是左臂露着还有纹身?” 

“你们还是认识嘛,你都知道这个。是谁呀这个人?” 

这人源氏还真认识,前一段时间还在他眼前装过逼。

 “...猎空,你们先走吧。我怕死神他们偷袭,在后面待一会儿再走。” “故意转移话题是不对的。” “...好吧如果真确认是他,我会向组织老实交代的。先走吧。” “记得介绍给我们认识,亲爱的!”

 才不!

 (四)

 跃上公寓的天台,源氏背着手缓步前进就看见站在边上的男人。单手持弓,却背对着他。 

“半藏。”

 带着浅浅的笑意源氏呼唤出声,半藏像是挣扎了一番一样,手松开又握紧,良久呼出口气:“你们的东西,不只那些人想要。好好保护起来。”

 “你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我没有选择你。只是,只是......”

 “只是?” 半藏侧过身子,单手紧紧握着弓,目光不在源氏身上,或者说是想看又不敢看。他在看别处,可四周又没有他在意的,就只能来回变更目标,头也不禁轻轻晃动。

源氏觉得这非常有趣。 

自己的兄长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冷峻严厉的模样,杀伐果断。可自从那天之后,他似乎不再是他了。 

“哥哥,我在听你说话,你专心一点。” 

“啊,对不起。......我。”突然叹了一口气,半藏忽然像是放弃了一样,“我是被雇用来截这次的东西的。直到刚才,我才知道东西是你们的。”“雇佣兵?.......先谢谢哥哥刚刚替我分担了一个对手,还朝死神射了一箭。否则东西丢了我会很难交代。如果哥哥拿不回去货,会有什么后果?” 源氏刚要放轻松,忽然想起重要的事,面罩之下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半藏无法发现。 

“后果....没什么吧。” 半藏想着说着,源氏就看着半藏表情细微的变化。半藏他一直皱着眉头,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却十分轻松。 源氏瞥了眼半藏背后的箭桶,空空如也。 

“哥哥,你没有箭了。” 凑近几步来到半藏面前将手展示出来,半藏看着源氏手中的一支箭,再抬头看看他很快错开目光,抬手握上箭倏然被源氏出手盖在了手背上握住了手。分明被血脉至亲触碰着,却如此冰冷。

 “我......源氏,对不起。”

 源氏感觉仿若握住了冻僵的肉一般。只不过这块肉还有着热度。 半藏垂下头摇着,拳头握得很紧,身体也轻微的颤抖起来,源氏只是握紧他的手从面罩之下注视着他。他的视野里感觉半藏向前扑了一步,手顿时松开双手迎上半藏的身体扶住了他的双肩:“哥哥?!” “刚刚的那个女孩子,很厉害。但是还是没有完全躲过去.....” 源氏一下就想到了刚刚猎空所讲的黑百合的毒雾,松手让半藏的身体滑到自己怀里抱着他坐下,半藏摇摇头:“不用管我,没多大事。”“在我眼前死是不可能的。哥哥,你最好跟我们回去先把伤治好——” “没有那个时间,无论我的成功失败,我都必须在明天中午前回去给他们答复。”

 眉头拧成了一团的源氏十分不悦,但依然努力保持着平静与固执的兄长进行交谈:“时间够的,哥哥。”“真的不用。” 体内的不适被半藏强行压下,从源氏牢固的臂膀中挣出来(一部分也是源氏自己放开的),抓住掉落在地的箭努力站起来稳定身体,将箭丢在桶里。

 “半藏——”

 “....源氏。无论怎么说,看到你我很...高兴。”

 目送着半藏离开,源氏忽然浑身无力起来。兄长他依然躲避着自己,他是无法原谅他自己,还是愧疚于自己或是愧疚于家族和其他原因,源氏也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源氏想不到相见的方式,却想得到相见的结局。

评论(5)
热度(40)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