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源藏】【守望先锋】还是那篇没有名字的文(八)

(八)

  “我们之中有看起来是收藏癖的人吗?”“说不定是温斯顿的工资到账了呢!要去看展会庆祝吗!”“你们不要打断我讲话——我的意思是我们有一个大活要接,我们要保证展览会的安全。”“天呐又要加班,我金发碧眼的大波妞儿们!”“麦克雷你居然喜欢齐格勒博士吗!”“我喜欢更年轻一些的!”“我很老吗?”“不,当然不是……”

  

  “为什么会找到我们?现在的守望先锋不是应该是机密吗?”源氏听了半天,也不太想GET她们拌嘴的点,转头望着温斯顿,温斯顿一看有人看他立马从失落中回复精神,推了推眼镜:“问得太棒了,因为这次的报酬,是展览会里的展品!”“那为什么不直接赞助我们呢!”“也可能是不太方便吧……还像是上次的老爷子那样,以我们‘绑架’的方式从那里拿走赞助。”

  

  “都不对!”温斯顿将身体倾斜着以便缩短和众人的距离,“这就是第二个好消息,托比昂,要回来了!”“那我可真想见他!”莉娜双手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有托比昂在我们就不担心武器物资的问题了!”“正是如此!这也是我们的报酬是展品的原因,那件展品是托比昂制造的一件威力强大的武器,托比昂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希望拿回来,而主人说可以归还,但希望再持有一个展会的时间。而一旦托比昂拿回武器,将首先装备给我们。虽然托比昂对外宣称是雇佣了雇佣兵小组,但我们还是要记住,我们是守望先锋,要保护……”“知道啦知道啦!一切都交给我们吧!”

  

  原地转了个圈后莉娜重新坐下了,继续和齐格勒和麦克雷扯交友问题,温斯顿侧了身体看着源氏,那人从刚刚就沉默着到现在:“源氏,我希望你从后台开始不要再接任何任务。因为我的目标太大,我将不会出现在会场里。你和莉娜就是绝对主力。麦克雷会跟着你们一起去。至于半藏的消息,我们依旧会给你打听”抬手搭在他肩上拍了拍,把想要拒绝的源氏的话堵在嘴里。

  

  源氏只好点点头。

  

  

  其实源氏是需要睡觉的。人类的大脑是需要休息的。但他已经几夜都无法好好入睡了。

  

  今夜实在是没有困意,侧头看了看桌上的表,凌晨四点。干点什么好呢……起来嗨吗。嗨你麻痹。

  

  源氏想了想,还是起来装转吧。从床上坐起来双腿荡下床,从屋开门出去没几步就听到低声的交谈声音,但是听不太清。心里疑惑着怎么会在这样的静夜里还有交谈的声音,一边下楼,当真正看到大厅情况的时候源氏愣住了,观察了一下大厅多出来的人的左手臂的龙形纹身,刚毅的脸庞和剑眉。

      那人也看见了他,抬手招了招:“源氏?”

        他紧接着疯跑起来,撞开面前挡路的麦克雷双臂一伸八爪鱼一样的搂住眼里映入的那个人。那人吃痛的倒吸一口气,抬手穿过他的身侧回搂搭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由上而下的不停抚着背部。即使是周围一片尖叫声也没能让源氏松手,怀里的热度让源氏相信这是个真正的人,低头在怀里人的颈窝里蹭着。

  

  “你这孩子……别使那么大力气。”被抱住的黑发男人鬓角已经染上霜雪,但是对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却用着无奈的宠溺语气,“放开我。”“哥,哥。”“是我,源氏。我的骨头要被你勒断了。”“哥——”“你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听我说话啊源氏。”

  

  最后让源氏从半藏身上下来的是女孩子们的尖叫。齐格勒双手捂着胸口一副兴奋地要休克的样子,莉娜着急忙慌的往她手里塞铅笔和纸,温斯顿正在摸照相机,而麦克雷正准备摸一把源氏的屁股——之后被半藏的箭尖挡住了。

  

  把一堆明显处在莫名兴奋状态的人统统支走还顺带跟麦克雷约了一个决斗的日期,源氏仍然单手握着半藏的手把他领回屋里。回屋的第一件事,源氏把半藏安置下来,然后起身关窗关门,将灰白的天空也阻隔在外。屋里顿时晦暗起来。

  

  半藏看着源氏忙活,歪歪头:“为什么关窗户,现在还是热的时候。”“我怕你消失。哥,我害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知道,现在你是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刚刚。进门就被发现了。”

  

  坐在床上的男人招招手,源氏重返他的身边坐下,不知是安心感还是放下了心,他感觉到一些困意,甩甩头扭头看着半藏。半藏感觉着有人看他,也扭过头,两人的视线虚晃着对了一下,半藏很快避开了:“我担心你……那天看你被人拉走了。”“那是我的同事,就是刚刚你看见的品味极差的头上戴帽子的牛仔,虽然行为有那么点……但是人还是很靠谱的。”“看来你在这里过得真的不错。”

  

  源氏感觉自己越来越困,索性向右边倾倒靠在半藏肩上,他感觉得到半藏身体僵了一下,就没有再动,包括呼吸的起伏都压制在最低点:“哥,放轻松……我靠一下。”

  

  半藏依然不能放轻松,然后他抬起手拨了拨源氏的头,托着他的身体让他的头躺在了腿上。源氏扭了扭身体躺得更舒服一些,潮水般涌来的困意让他眼前有些模糊。

  

  “哥,之后呢,之后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仰头看着半藏,他的兄长低头望着他,揉了揉他的头让源氏感受到一些热度,只是沉默下去。

  

  “哥?”

  

  源氏不太能讲得清半藏看他的目光里的感情,总感觉他是笑着的,但是似乎又想哭。

  

  “我逃不出来。这是最后一面了,源氏。”

  

  “哥!”

  


  “他醒了!”

  

  仿若溺水者从水中再度回到水面呼吸到第一口空气一样,惊呼着弹坐起的源氏被呛了口猛烈的咳嗽起来。恢复功能的听觉听到周围嘈杂的环境,有些人喊着他的状态,有些人在呼唤他的名字,有些人在叫着拿一些工具。

评论(5)
热度(15)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