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源藏/麦藏】花(一、二)

*半藏源氏双性转

*艺伎不卖身的,不,不,不。

*OOC有

 

桜の花

(一)

在家族中子辈一般以长子为大,越大构成越复杂的的家族越是注重血脉与性别。

扎根于日本的岛田家族也不能例外,以忍术起家在百年时间内逐渐发展,现以贩卖军火等统治地下世界的黑道帝国急需一个……

男性继承者。

 

产妇所在的房间里原本应只有产妇和接生婆,可此时房内站着不少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次大名的正室,那个弱不禁风的美丽女人是否能生出个让大家满意的男孩子。第一胎是个女孩儿并没有关系,反正这一胎和上一胎错的时间也不长,完全可以把出生顺序颠倒一下,一切就名正言顺。

在四月里,议论的人甚至急的脑门都热出了汗水。

“成何体统,都滚出去!”

从屋外跨进来一个并不算高大的男性,背手蹙眉环视了一圈房间内的人把他们都赶出去。而走在最前面的人一只脚还没完全踏出去就看见了门外的一个小女孩。又看了几眼缓缓地摇了摇头。

最后一个人出来自然也看见了这个约莫两三岁大的孩子,被一个仆人牵着,神情木然。摇了摇头,刚想走出屋子,深处的房间里忽然穿出一声喊叫:

“是男孩子!”

 

因为本家直属血脉中有男性诞生,这让大名十分欣慰,当即赋予了男孩子他们早已想好的名字——

岛田源氏。

至于他那三岁的姐姐岛田半藏……看来把孩子的名字起的男性化还是能带来好运的。

(二)

源氏之顽劣是没人能想到的。

古宅之中多植有古树,源氏就经常在下人几乎要吓得心脏骤停的情绪中沿着厚实的树身爬到顶上去,再顺着分出的枝丫攀爬,小手抓着还算是结实的树枝荡来荡去,随后放手让自己掉下来落在地面上。

他对于这样的游戏乐此不疲,大名更是由着他去,只说是男孩子好动,好生看管就行。

半藏经常受到源氏一起游玩的邀请。后者坐在树枝上大声的朝着树下路过的半藏喊着,让她也爬上来坐坐,但是半藏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半藏也会趁着源氏不在的时候望向那颗树。避开下人的看管去抚摸一下那颗树粗糙的树干,将脸侧的头发撩到耳后偷偷尝试攀爬,却总被焦急寻找她的下人们及时赶来抱下来。虽然摆出了副大小姐的样子命令她们不得把这件事告诉大名或者私自议论,但某天从树下路过的半藏还是被源氏叫住了。

“姐姐!我听说了哟,你偷偷爬树了对吧,也想上来吗!哼虽然是我的地盘但是姐姐想要来的话也……”

“没有。我才不干野孩子干的事呢。”

止步于树下,抬头飞快看了眼源氏又低下头,半藏展开双臂将和服的皱褶抹平,收回双手交叠在一起。

“那你可就是野孩子的姐姐!嗯?新衣服吗,很好看呀!”

半藏从源氏轻快的语气中听出那孩子对自己毫不保留的夸奖,原本抿着的唇瓣抿得更紧,在小脸上却出现了一抹藏不了的高兴。

她的和服使她不能像源氏那样灵动,如同新生雏鸟一样对崭新的世界(尽管对他来说只是花村)发起冒险。她的童年早早的过了,正在褪去绒毛。

这是她今天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

 

有些疲倦的雏鸟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回归了母亲的怀抱,在温暖的臂膀中打了个哈欠,他的母亲遣散了下人们牵着他去洗净这一天来的污秽,白日里跟随师长学习家族世代相传的隐秘忍术而分泌的汗液和爬树探索世界沾染的灰尘让小鸟看起来很是狼狈,大咧咧的脱了衣服钻入水中。尽情玩了会儿把脑袋弹出水面:“母亲,艺伎是什么意思呀。”

“艺伎?你今天见到半藏了吗?”

“当然当然,但是我是听那些姐姐们说的,说是姐姐也要去上课,以后要成为艺伎,是不是很了不起的人!”

“或许吧。”

源氏觉得今天的母亲有些漫不经心,转过身露出背让她搓着,尽管这个时代遍布尖端而实用的先进技术,但是她们仍愿意以这种方式来加深感情。

“那么我也要成为艺伎!院子里的家伙都不愿意跟我玩……我要跟姐姐一起!”

“不要胡闹,源氏,你不需要学习那个,也不能。”

母亲本来扶着小源氏左臂的手突然收了下捏的源氏有些呲牙咧嘴,一边喊着疼一边问着母亲原因。

“不需要问那么多!源氏是男孩子,源氏不需要学那个!”

“才不是呢,那天他们比赛谁尿的远的时候我看过我跟他们不一样!”

“源氏!”

一直以来温润如玉说话也轻声细语的柔弱女性突然爆出极为凌厉的语气,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的源氏骤然感觉到压力,眼前这熟悉的人的脸庞绑紧,手劲大的将他依旧纤细的胳膊握出明显的红色指痕。

“永远,不要向别人说这件事。源氏,你是男孩子,永远是。”


评论(3)
热度(34)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