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源藏/麦藏】花(三)

*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这个,唉。有女性特殊生理相关描写(一点)

*樱花章里都是源藏,麦藏在曼陀罗里(作者你骗人,过不了几次就会有麦藏了)

谢谢喜欢!!!!!有错字给我留言哦!!!!

————————————————————

(三)

对于自己和院子里其他孩子的区别,日渐成长的源氏已经从好奇到不解,最后到了被母亲一遍遍告诫麻木的阶段。

他是男孩子,是岛田家掌权者的长子,是天选者,将来会继承家族代代相传的龙神的力量和这个庞大的黑道帝国。这原本应该是半藏的,哦,如果她是个男性的话。

事实上,源氏认为半藏做的一点都不比自己差。

而且,源氏他其实……

 

“源氏,你去哪里?源氏!”

突然将筷子搭在盘沿上收撑了下桌子,源氏飞快的起身将衣服下摆向下拽,位居主位上的大名也随之放下筷子看着他飞快跑走的身影。他离开的那么突兀以至于并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坐在他旁边位置的半藏歪头看了看他空荡荡的座位有些不安的揣测着父亲接下来的反应,余光中她忽然瞥见些血迹。

那些位于源氏坐垫上的血迹让半藏几乎颤抖起来,忽然起身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到源氏的位置上。

长桌四周除了她的父亲也有其他的几位分家的执家,在日本也都属于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有极为位高权重的家族长老,终日紧绷着沟壑纵横的脸庞,苛刻到几乎病态的规范着每个人的一言一行。原本就对源氏的私自离席感到不满,再看到半藏换了位置将眉头拧的像是用久了的墩布。

“父亲。”

大名没有说话。

父亲……是什么表情呢。

“我……从姐姐那里学了不少,姐姐说我已经可以被称为御酌了,但仍还需要历练。我能给父亲和众位表演一下所学习的东西吗?请您……”

半藏只觉得周身静的让人不敢有所动作,连眨眼都不敢。从后颈慢慢溢出的汗滴打湿了背后的衣物使得它黏在身上,而她又不得不挺直了腰背坐着,如同钟石。

“提议不错。去拿你的三味线来。”

“是。”

半藏的腿几乎灌了铅,起身的时候极为缓慢,面向所有人行了个礼,维持着这个面向一点点倒退出去,而在她将将要跨出去时,大名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本多小姐,陪小姐去拿一下。”

 

本多小姐是家里的女性仆人之一,几乎管理着所有的家仆。本多小姐皱着眉在半藏身后跟着。

“家主说请您以三味线琴弦损坏为由不要再返回屋去,同时清洗更换您的和服……您知道主要是洗什么,同时叫少爷回来认错并解释清楚离开的理由。”

 

本多小姐不知道是何时离开的,而半藏也不知道是自己是什么时候到的屋门口。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几句话来回盘旋,在心里打成一个解不开的结。分家的人来本家聚会是个重要的日子,自己好不容易争取能在宴会上露面,结果却像是被强行驱赶了。

心爱的和服上黏着别人的血让半藏异常不好受,还是进了屋准备先换衣服再想法弥补,却被她在自己房间的衣柜旁边捡到个东西。

一只源氏。

只能用只来形容。小动物一样瑟缩在角落里团在一起,半藏不由得有点生气,伸手想把他揪起来,被源氏抢先一步抓到手前扑到她怀里去了。

十二岁的源氏尽管听说过什么是月经初潮,但是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惊吓到连哭都哭不出来。

“会被发现吗会被父亲发现我不是男孩吗,姐姐,父亲会不要我吗?我还能见到姐姐,我会不会死啊……”

偷偷给源氏拿来他的衣服处理完以前的衣服,天都已经黑的彻底了,他到了都没去给所有人解释为什么他一言不发突然离席以及半藏突然要求演奏表演。

那天晚上,半藏的心里结上了另一个解不开的结。


评论(3)
热度(22)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