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源藏/麦藏】花(四)

我写东西,就一个字,稳!

一个特点!虎头蛇尾!

稳得想哭。我在写啥。

——————————————————————

源氏还记得那日午后,阳光正暖。

 

她在室内独处的时候竟反常的穿上了她只有在进行艺伎工作时才会穿着的大振袖和服。黑色为底的和服自上而下腾跃着稍作设计修改后的神龙。引裾铺开在地使得和服上的龙舒展开了身躯。

有着鸦黑长发的女性盘起头发戴上了精美的饰品,她自己跪坐在拜垫之上,而腿上则有一个……头。

将头发染得鲜绿发亮的年轻人大咧咧的枕着垫在脑袋下的双手,压着那名贵的和服头躺在女性的腿上,年轻人的身边放着一个盛着水果的竹篮子,新鲜的水果上还遗留着水珠。

坐着的人侧头抬手探向篮子捏出粒紫黑色的葡萄,收手端详了会儿这枚黑珍珠,古井无波的面庞上忽然眉头一挑,垂手将这枚葡萄轻触在闭眸休憩的人的唇上。

那人的身形已经长大,过多地服用激素类药物使她看起来越发的接近男性,而音色也借由药物和独特的技巧加以伪装掩饰。可是他没有动,也没有一点声音。半藏就依旧捏着那粒葡萄抵着他的唇游走,描绘着它的形状。半藏发现青年的嘴角不自觉的挑起了,

“源氏,作为忍者你很失败。你刚刚笑了出来。”

源氏发觉她的姐姐越发的挑剔而具有威严,大致是与前几年间姐姐为家族出的任务皆是完美谢幕有关。工作时她会与客卿们笑谈风声,也会露出让源氏屡屡见了就恼火的笑容,相比起那样虚伪而程式化的笑容,倒是她的不苟言笑和作为长女般的威严更让她倾心。

同是女孩子的源氏因为特殊原因并没有被按照标准女性的道路去被教导塑造,也因此更多的接触这几面木头院墙外的世界,太过精彩而庞大,若是想见识更多……

“我很成功,姐姐。我忍住了。至于笑,那只不过是我想给你看的。”

源氏悠悠地睁开眼自下而上的端详上方的人,软舌沿着半藏的手指攀上,舔过那颗葡萄将其卷入口中顺手吸吮了她指尖的汁水,毫不在意的就着视线中半藏瞬间红起来的脸庞这副风景将葡萄咀嚼咽下。后者掌跟轻推上源氏额间的护额,话语间还带着也不知道对什么的不满:“忍住了什么,我不还是看到了吗。哼——那么另一件事,你叫我在夏天穿这么整齐,是为了让我中暑吗。”

“你穿的这么漂亮都穿给别人看了,我看过吗!姐姐可真是偏心啊……差劲。”

源氏的语气越是幽怨,半藏就越是憋着话说不出来。在人生的前几年的时光里,两人形影不离,对对方的老底和犯的事儿甚至尿了几回床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成长方向的不同,不经常见面的两人似乎是远了起来。远到半藏意识不到源氏的长大,和源氏已经无法再把半藏当姐姐看了。

因而源氏才会死缠烂打的央求半藏为她穿一次她最全套的艺伎的服装。

希望亲眼看一次她最耀眼的时候。


评论(2)
热度(16)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