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王者/OW/工作细胞。我是鸽王,所以你们都是养鸽人。

【原创耽】1

#made原来想把这个梗给癌白,结果真的是不合适,只好写成原创耽美。

#我好难受啊

#你们相信这是小甜饼啊!

#我是亲妈啊!

#名字懒得改了

#(二)单独链接,可能引起强烈身心不适产生杀人冲动,注意避雷

#关爱罕见病人人有责

#白白化病,艾虹彩异色症


(一)

“我说——雪王子,拜托,我就是一个混子,让我过的好受一些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

十指交叉在脑后枕着,晃闪闪的白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连头都不愿扭去看说话的人。

他口中的“雪王子”向他勾勾手指向身边点点地面,从口中发出大大的嘘声,踏出脚向着指定地点走去。

“你带假发了吧,戴上。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换成校服。”艾身边站着的人明显没有理会奇怪情绪叫出的绰号,手中塑料棒子点点他的肩膀。艾做出夸张的差异表情:“风纪委员,你这一身可比我奇怪的多,脸是粉抹多了,还是头发也染了白色?带假发了吗?”风纪委员外貌确实有些怪。三伏天里戴着白色帽子和口罩,身上穿着长款制服,连手上也要戴上手套,只是看着身上就层层冒汗。艾更热了,手扯着领子扇风。风纪委员手中的棒子再次敲敲他:“把你的美瞳戴好,去换衣服,今天有领导检查。”艾知道风纪委员催他的意思,也知道每次领导来视察学校时必有一个奇特的节目,但艾这次不想逃避,他要陪他一起去那个战场。
如果你不想被围观,就去做一个普通人。
只可惜他‘敬爱的’风纪委员白和他都与普通人无缘。就和名字一样,白的样貌因为他的罕见病,白化病。这导致他有着和常人完全不同的乳白皮肤和淡粉色眼睛。又因为遗传父母相当不错的外貌基因,这使得白频频被误认为女孩。直到上了高中身材变得挺拔才摆脱尴尬。而艾自己则有虹彩异色症,简单说就是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异色瞳再加上些脸庞底子让他在女生中人气很高。
艾在白被老师叫走的时候拉住白的手,白驻足诧异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两只眼睛变得不一样颜色发觉他摘下遮掩的美瞳。皱眉生气地抽手被抓得更紧,甚至打在他的手上都不能把艾打退。
“可别问我为什么,我只想陪你一起呀。”艾的笑容灿烂,全然没了在校门口检查的吊儿郎当的气息,双手覆上包住白的手。
校长室的门口老师想强制阻止艾的进入,声音大了些惊扰室内的贵客,开了门后艾抬头,以清澈碧绿的眸子去打量那些投以惊奇目光的人们。


(二)


(三)

艾也逃不过认错人的日子。

雨后从树叶上滚落的水珠滴落溅起水洼中小小泥点,光着脚丫的孩子趁机享受清新的潮湿空气,伸着脖子张望有没有彩色的带子挂在天边。

小小的孩子蹦跳着也不在意泥土沾染脚踝小腿,他要到到他所知道的最大的树边去寻找埋下的宝贝。却在树下发现了一个小东西。

白皮肤白头发,蜷着身体躺在他宝贝埋藏的地点上。

是,是精灵!!

白色的精灵!!

哇的一声孩子叫出来,惊醒蜷缩着的一团。那一团被雨水浇的通透,头发沾湿搭在脸庞上,眼睑抖动勉强睁眼,撑着身体又坐不起来耷拉着眼睛以半躺的姿势去看小孩。

“你是精灵吧,你一定是精灵!你的翅膀呢?书里写你们都有翅膀!”小孩子兴奋的叫着一边跪在精灵身旁用手挖泥土,从里面扒出铁盒子扣盖:“超棒的!见到精灵就可以实现愿望了!精灵你看你看!”他把盒子里包的严严实实的纸一层层打开,又把手在身上蹭了又蹭蹭干净,将其中的照片得意的展示在精灵眼前:“你看你看,这是我的爸爸,这个人是我妈妈!精灵精灵,你能让他们回来吗?他们又去工作了呢,还在工作中认识了别的叔叔阿姨,爸爸经常会带一个阿姨回家,她对我可好了还给我糖呢!妈妈带回来的叔叔也很好!有点心带给我。可是他们总是吵架摔东西,我就超聪明的把照片藏在这里就不会坏了!前几天爸爸妈妈很生气的出去了,现在也没回来。我可是乖孩子哦!我记得他们的电话号!也自己读完了书!我超棒的!精灵精灵你让他们回来好不好?”

一连串的话显然让精灵有些发懵,或者是他一直就不明所以。呆呆的看着从兴奋逐渐失落的孩子,扒上他的膝盖,又抬起手去摸小孩子的脸。孩子的脸上理所当然的粘上泥土,但他确认为这是精灵答应的标志。抱着精灵亲了口额头,虔诚的把照片包起来放回盒子里,又迟疑着把照片塞到精灵怀里:“可不要认错人哦!唔,照片要还给我!”

“那,再见咯精灵!!一定要让他们回来哦!一定哦!!”孩子的声音越来越远,沿着原路他蹦蹦跳跳的远去。


白摸着包从中拿出一张信封,将信封递给身边站着的艾。艾瞥了眼信封从鼻中发出哼声。

受到艾的邀请,白前往艾的家中做客,途径颇为眼熟的一棵树,白停下回忆起来,艾也就陪着他。直到白给他信封艾才想起来什么事。

也就恍然并不是坏精灵没有实现他的愿望,而是他做不到。

“我也不是故意骗你的……我这样的病视力下降很严重,眼睛也看不清路。再加上那会儿刚搬来你家附近不认得路就迷路了,当时我又饿又累,在树下淋雨又哭了很久就睡着了。”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艾看着白不好意思的神情忽然笑出来,头扭到一边抄手把信封接过来,又甩手将东西扔到一边。白受了惊吓一样跳去抢,艾一伸手把他拦在怀里。“不许去。那是我不要的东西。”捏着白饱受惊吓的脸庞,艾故意做出阴沉表情,“我可不管,你骗了我。你居然连孩子都骗。我要惩罚你。”接着他在白辩解前低头,吻住柔软唇瓣。


那时他们高中。


(四)

大学时学渣艾终于奋起了一把让白舒心不已。但因为身体原因,白与一直心心念念的警院失之交臂。艾也随之放弃。

白戳着艾的脑袋将它戳的前后晃动,艾也不吭声任他戳。几番叹息后责备的话消失不见。白垂手将薯条翻滚沾满番茄酱喂到艾口中:“酸死你!”艾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白的手腕,舌头吐出故意舔了舔他指尖:“甜着呢。”

甜归甜。有件事依然让他耿耿于怀。即使是上了大学也不改艾的本性。在他上学以来就永远是个混世魔王,学校统治者。升入大学他本分老实很多,但依然招架不住别人的倒贴。

就在他晚上从操场散步回去的路上,有十几个人围住他。艾不怕打架,人越多他越兴奋。他只是唾弃对方手上拿着刀,这实在不符合江湖规矩。当然是拔腿就跑。只是他没想到有人埋伏。黑暗的路上突然拦起的绳子将他绊倒在地,铁器坠地的声音十分刺耳。沙包大的重拳落在脸上背上。他当然不会被人摁着欺负,还手之间也让对方吃尽苦头。最终双拳难敌四手。

第二波打在大声的喊叫声中没有落下。他从红色的视野中看身上,那躯体像是守护者一样笼着他隔绝他和袭击者。明晃晃的手电筒笔直的光亮朝他们扫射,围殴艾的人一哄而散四散奔逃。在白色光柱下艾看清身上鬼影。哪是什么鬼,分明是白。

可白早上还因低烧请假休息!

“喂你这蠢货你干嘛在我身上!你起开!!”白抬手照着艾肚子就是一拳,艾身子顿时缩起来原地颤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生气都跟娘们儿似得……”

白再次晃晃拳头,抿着唇从地上爬起来,向着地上的艾伸手。艾将手搭过去,终于是捂着脸起来。他们在医院和警局间待了个通宵,刚出医院还是白搀着艾,可回了寝室就是艾背着白了。他背上的人支撑不住昏睡在计程车上,艾只能把他背回来。


(五)

“就算是你想抓我,也不可能。不用打什么感情牌。你让我从楼里安全下去,我就放了这女孩儿走。”艾将刀锋抵着怀里女孩的脖颈,身子贴在不及臀线的围栏旁。

A市的连环杀手案犯罪嫌疑人真身查出,只是未抓住凶手,现向全市市民寻找线索早日破案。

“你为什么不笑呢。小时候猥亵你的恶心老头,嘲笑你我骂我们是怪胎的同学,让你受伤的人。我杀的不大快人心吗?还是你忘了这些仇恨?”

锋锐的刀尖从女孩的颈部移走,笔直对着眼前的‘前任’。

“你说我是胆小鬼,但你才是!你不愿去看那些仇!你在逃避!怎样,哈哈,我帮你了不是吗?”艾向白吼着,他的委屈愤怒再次涌上却无人倾吐。

在他一次酒后无意透露计划后白对他的态度就变了很多,反复劝他放下过去,否则白就离开。

可艾做不到,亦不想让他离开。

白的不告而别惹怒了他,但艾找不到他的一丝踪迹。

邪念阴暗的滋生。

“现在你肯出来了?晚了呢,你也是帮凶,听到了我的计划却没有告发我的帮凶!”

“我是帮凶。”

白安静接纳他的怨恨,轻声却认真:“我是从犯。将你抛弃在过去,自己却自私的走掉。我会放你离开。在你离开前我想再看看你,你知道我的眼睛,这距离太远了不是吗。”

艾持刀的手僵了很久,一点点垂下,挟持女子的手臂也松开力度。任由她哭着逃离。

这是摩天大厦的天台顶层,日光最强烈的地方,亦是俯瞰风景的绝佳去处。

白等着那女子从身旁冲过去进入身后的楼里,手摘下遮阴的帽子,取下口罩与手套。乳白的皮肤在日光的尽情舔舐下疼痛发红。

“喂,帽子口罩,戴上!听见没有,站在那里戴上!”艾慌乱起来,他知道白在日光笼罩下将承受的痛楚。他不顾一切跑过去从白手中去夺遮阳物,白给了他,但没给他给自己穿戴的机会,轻推着艾向边缘走去,接着扑在他怀里。

用力的,极大力量的。

抱紧艾从高楼坠落。


天幕在视野中远去。

艾笑起来。

他听见白溢散在空气中的话语。

我爱你。

———————————完————————————

评论
热度(4)

© 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