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王者荣耀】梦绝(云亮,王者荣耀背景向)

*听歌的时候的灵感。会很像阳炎的车祸组或是龙族的路明非既视感吧.....
*诸葛军师并没有那么坚强,只是个智商破表的小孩子...
*假设刘备不知道赵云的存在...只是感觉蜀势力中有其他势力存在(在帮他)但并不知道是谁。
*赵云死亡向....
*全当梦吧。
——————————————
炎热的夏日。

强烈的阳光从天空中透射而下照的人浑身燥热,人们纷纷选择窝在家里避暑。非要出门的也纷纷寻找茁壮的大树在树荫下乘凉,一边看着阳光从层叠树叶的缝隙中透出在地上映成什么样子。

诸葛亮更是怕热,他手中的扇子从入夏起便是片刻不离身。好在魔道的合理使用的确为人们提供便利。例如他现在就摇着扇子享受细微的凉风。和他一同出行的赵云沉默的靠着树干坐在他身边,时不时还挤着他把他往阴影下面挤。这就导致有大部分时间他的身体有些部分必然暴露在阳光下。赵云也不介意,歪着头静的似乎睡着了。

诸葛亮闲着无聊,就转头垂首去看身边赵云的睡颜。这个男人就算是睡觉身上也会透露着浅浅的杀意,就仿佛他在闭目养神,有人接近的下一秒那人便会身首异处似的。但诸葛亮肯定他睡了。否则他不会在身子倾下来头靠着诸葛他肩膀这个情况下连动都不动。赵云已经很听话了,作为诸葛亮的眼睛,从魏蜀吴之地游走探查,凭着天书的线索和探查的情报追寻到遥远的扶桑。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汇报。隐藏其存在潜藏在蜀军之中提供帮助。

啊,真是合格的狗...我的狗。

看着赵云面庞的诸葛亮鬼使神差的冒出一个想法。随即他抬起扇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却越想越觉得没把他的存在透露给刘备是对的。

这样他就能独占这条龙了。连带声音,自己刁难他时窘迫无奈的样子,睡颜和.......

诸葛亮的耳朵忽然纳入一声轻哼打断了他的思绪。肩膀上的负担也离去了。醒来的赵云低着头单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撑着地坐直身体边喃喃自语着什么。放下扇子,诸葛亮眯着眸子倾身追过去质问起来:“你睡得很舒服呀?知不知道你很重?”

“孔明。”

被诸葛亮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赵云放下手扭过头看着满脸不爽甚至想揍人的诸葛亮。呆滞的望了他很长时间才开了口唤他,声音却哑的不行,因为嘶哑而模糊,而微弱。诸葛亮没听清,再凑近了点施予压力,赵云趁机接近眼前人,抬臂双手环住了凑近的少年,强行把人压在怀里。赵云除了盗天书初见诸葛亮时对他动了手,此后连使力气的情况都没有。此时手环过诸葛亮的背后强行把他摁在怀里的行为把诸葛勒的有点够呛。加上他又是侧身爬过去的动作,赵云用力又狠,几乎没了挣扎的权利。在炎热的天气里这是很要人命的,窝在他怀里不能顺畅呼吸,加之武人的衣服又不轻快,和天气三相结合几乎让他窒息。

在这样感知混乱的情况下,诸葛亮模糊的感觉到头顶被什么接触了下。刘海被有着灼热温度的手向上撩开,身前这男人柔软的唇瓣就印上了额头。

“够了...咳,放开我!”那一吻并不长,结束后诸葛反应过来,之前暂时的停止反抗又开始了。好在赵云是彻底醒了。诸葛刚推他他就松了手,身子骨柔弱的小天才才捡回一条命来。迅速缩回原来的地方靠着树干大口喘气。赵云看着他无恙,向远离诸葛亮的地方坐了坐,靠着树干,脸扭向一边。润了润嗓子才开口道歉。这段时间里诸葛亮也恢复过来,哼了声重新拾起扇子摇着:“胆子不小。我有给予你这个权利吗。算了,回来再跟你算帐。时间到了,休息好就行动吧。或者是,稍微求我一下我也可以给你延长些休息时间,嗯?”

“.....求您,再一会儿吧。”

“啥?”

“再一会儿吧?”

“哈,已经不行了吗。真是狼狈啊。我允许了。”

实际上诸葛亮说着心里却不安起来。他用这种话调戏赵云又不是一两次了,赵云通常是不理他的,诸葛亮推测可能是不屑于理他,每次他听自己说这种话总是发出莫名的鼻音,转身就走。今天...或许他真是累了吧?结束了可要让他好好休息....

人想事情的时候总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周遭的变化。连赵云走近他身前单膝跪下这事儿都是在赵云说话后才发现的。诸葛亮发现赵云时这男人的双手正在他的头两侧干着什么事儿。他脖子一重,低头看见了一个橙黄色的吊坠。托起来隔着手套把玩摩挲,发现这是块黄玉石。又抬头看眼前的赵云,视野范围内感觉少了什么东西,才发现蓝眸男人胸前空空如也。

“希望您戴着它,直到我回来再给我。”

“我才不要,好重。”

“乖。”

诸葛亮皱着眉看了看时间,也不想纠缠下去只好点了头。顶多待会儿取下来就是了。赵云看他答应下来也点点头,身体却没动:“我能抱您一下吗。”

“不要。我才不想抱狗。”

“我是条合格的狗,抱一下。”

这是令诸葛亮二次惊讶的事情,他抬头认真的端详赵云的面庞,又盯着他的眼睛想看出些什么,赵云的眸中古井无波,深邃的蓝色似乎是海洋,寂静危险,小天才盯视无果,耸耸肩:“今天你的话很多啊。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只有我能说你是狗,实际上,你是龙。那片天空,看见了吗?”指尖划过那条龙的脸庞,指向其身后的辽阔之所,“那里,都是你的地方,但你是我的,你是一条家养龙,懂了吗?”

赵云并没顺着他的手臂回身看那片天空,只是莫名虔诚的单膝跪在坐着的诸葛身前,一直看着他:“那你介意和一条龙抱一下吗?”

诸葛亮挑挑眉抬手就弹赵云的额头:“一天要多少奖励。快去快回。”

赵云这次放弃了,叹口气露出丝笑容,起身去拿上靠着树干的银枪,接着转身离去。

“子龙———!”诸葛亮看着本来还算高大的身影随着距离拉远越发渺小,在高温烘烤空气下扭曲变得不真实,脱口唤出声。那身影应声而停听着吩咐,“抱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那人并没有折回,只是背对着他随意挥了挥手。

黄玉石碎了。

陷入战斗的危险困境中拼搏已久,只是一瞬间的疏忽走神,暗处弩箭迸射的声音响起,尖锐的戾气直奔诸葛亮的心口。也许是刚刚战斗身体有所动作,黄玉石被扬起恰巧挡在弩箭和诸葛亮他身体间。诸葛亮被大力击飞而黄玉石就这么碎了,碎裂成块坠落在地。

“诸葛先生!!你没事儿吧!!”

从远处就传来不知是谁的急切呼唤。捂着被震到的地方抿紧唇瓣从地上爬起来却疼的直不起腰,缩着身子行动,直到增援的人跑过来。诸葛亮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心脏倏然狂跳。

赵云。

赵云。

诸葛亮赶到他吩咐赵云去的地方先登上高点窥探,尘土灰渍之上已经横七竖八倒着不少尸体,还有个着莲衣的女子和一个高大冠长红翎的高大男人并肩站着。距离虽远但那男人手上的武器让人熟悉的想吐,而装扮也典型至极。莲衣的女子双手握上男人的手臂似乎在交谈,而那男人先是沉默而毫无动作,在某一刻极其突然迅速的横挥手中的武器,引来年轻女子的短促尖叫,她放开男性的手臂向往前去,被男人揽住腰身扛起粗暴的带走了。

诸葛亮不敢再想,他们走的下一刻可以说是连滚带爬的下了高处向他们刚刚所立之处狂奔,极浓的血腥气沿着空气肆溢不断折磨着在场的唯一的生者。他最终接近了那个地方。

从黑暗中醒来,诸葛亮眼前模糊的看不清东西。尽力握了握手抓住了什么温热柔软的东西,视野里忽然多出团混沌的物体。那东西接近了他,黑暗放大后视野清晰起来。是庄周。他拿着个毛巾轻拭着他脸庞,看着满脸泪水的诸葛亮缓声开口:“又失败了?”

“啊....啊.....”

支支吾吾应了声,泪水再次溢出,诸葛亮抬手手背掩在眼睛上一边咬着下唇仍抽泣出声,庄周叹口气,从床边站起行至窗边,抬手推开关闭已久的窗户,让清凉的风涌入屋中。

“庄贤者,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吧。我翻遍了天书,没有办法了,庄贤者。”

“这就是命吧。是每个人必须接受的东西呢....”

“我不信!!!”

“....你也没机会了。这三天里你可以通过与他以最后一次见面为场景连梦改变事情发展。可是,第四天的太阳,升起了。”

庄周回过身将窗口让出来,诸葛亮抹去眼泪望着窗外远方逐渐显现的橙红色仿佛见到了极为可怖的事情,弹身起来跳下床跑去啪的合上窗户,又跑回床边上床爬到躺着的人身边,不住的抚摸着人的脸庞。眼睁睁看着本来脖颈从一侧出现了一点血珠,逐渐横向蔓延撕裂白皙无痕的皮肤,从渗出血液到流出,止不住的猩红色沾染少年的手,又淌下染过床单沾染了他的衣物。拾起那男人的手包在手中不住哈气,无助的体会着琮温热到冰冷。

第四天的太阳不仅映出了万里长空,也使得前些日子里被隐藏的事情一一显现还原。手腕脚踝的伤口和已经破烂不堪的衣物宣判了那人的既定命运。

“贤者,您说过,这方法只有两个人中一个人最后一次的时间里做过梦才能用,告诉我,他梦到了什么?”

“一切。”

——————————END

评论
热度(20)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