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王者荣耀】无题(信云现代向架空)

 *私设飞起。这个世界所有性别都能生孩子和结婚。
*主信云,有亮云和邦信,注意避雷。
*生子向!
*涉及到伦理问题。就是ntr啥的,请一定不能接受的关掉快撤避免不适。
*完完全全的自我满足向。自我满足放飞自我。
*诸葛亮严(shi)重(ge)O(hen)O(tai)
*有一辆小破车在滴滴滴滴的地方。
——————————————

赵云觉得自己失恋了。


不,是失宠了。


最近韩信回来的都很晚,回来必然带着他人的气息。


其实原本他不在乎这些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社交需求和工作。但他就是莫名觉得最近哪里不对。自从他们双双失去工作韩信先找到了新工作后就不太对劲了。 
 

赵云想起那天在超市遇到的,紫发的男人。他正在买冰柜前徘徊,身边跟着韩信。赵云想上前打个招呼,韩信先看到他,接着大力摆着手不让他过去。他就在原地站住了,看着陌生的男人低头跟韩信说话,接着拿了两瓶草莓酸奶放在篮子里,然后两人说笑着离开。


当晚直到赵云把孩子哄睡很久后韩信才回家,赵云问起超市的事才知道那是韩信的新上司。


是上司啊。


为韩信简单粗暴的做了些宵夜,听到孩子的哭声赵云又匆匆忙忙的去照顾孩子。小宝宝的优先级自然大于大宝宝的,韩信吃完夜宵悄悄地摸进屋也来看孩子,从背后环住昏昏欲睡的伟大的“妈妈”吻了吻脸颊。



 

赵云也想起在街上偶遇的学妹貂蝉和她的比自己还高的丈夫吕布。当年自己正是拒绝了小学妹的表白才跟韩信在一起的,毕业后就再无联系。再见面时赵云觉得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想找个话题。还是貂蝉先挽住他的手,大咧咧的向吕布介绍自己还说自己是她的初恋。赵云自然是慌得很,怕眼前这个孔武有力的汉子二话不说直接揍。出乎意料的是吕布只是点了点头,伸手和赵云握了握。


只是力度有点大。


按照他和韩信的约定,今天韩信在家带孩子。几番推脱拒绝貂蝉去家里吃饭的邀请无果,打电话先通知了韩信,再跟着貂蝉他们又多买了一些食材回家做火锅。赵云难得在饭桌上凑齐两个或是更多人吃饭,韩信下班的时间永远过饭点。


赵云帮忙把餐具摆好后貂蝉笑眯眯的把酒和饮料摆在桌子上,望着他:“稍等一下哦子龙哥哥,还有两个人。你认识哟。”“我认识?”赵云忽然疑惑起来,直到门铃响了开开门,心中的疑惑顿时消散。 

当年的班长刘备和学习委员诸葛亮。


三人见面互相大眼瞪小眼,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激动的抱作一团。吕布是懵的,只能看着貂蝉后来加入四个人挤做一团,然后默不作声的端菜开锅调蘸料。


原本貂蝉就是要请客吃饭的,只是路上收获了失联已久的赵云,欣喜的拉来,和刚回国的诸葛亮一并请了来这才让今天这么热闹。赵云自然是开心的,和老同学聊了很久,也喝了很多。即使哺乳期不应该喝的……只好委屈孩子。


不知自己是何时醉倒的,一觉醒来已是天亮。赵云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涨奶的痛感,难道喝酒还有这个好处?身体困乏的不行,宿醉的厉害。


屋子里也都是酒气。四处摸着电话想让韩信来接自己,直到摸到手机发现已经过了早上上班的点儿又没到中午,只是短信有一笔转账,还有条短信。


“还不回来吗云,我得上班接不了你。给你打了钱打车回来好吗。不行就打电话给我。” 
 

还有条短信。


“子龙哥哥~我和奉先上班啦。你睡吧没事,有个叫韩信的人打电话给我说不用叫你起来。哼,他又不知道看着子龙哥哥睡觉多幸福呢,桌子上有吃的,冰箱有甜点和牛奶~我们中午不回来。” 


我想他可能是知道的。


还有第三条短信。


“醒了就快走,要不揍你。”


赵云约莫着这可能是吕布发来的。


第四条短信是这样的。


“子龙——起床了。你再睡下去我都要忍不住,貂蝉给你拿了新毛巾,在床头柜上的盆里,看你不舒服我和小亮亮给你擦了擦身子你别介意。下星期我俩单独出去吃,不带他们。哈哈哈哈哈。”


啊……谢谢玄德和诸葛先生了。


最后一条应该是诸葛亮发来的。


“子龙,醒了。我听见有个二货傻笑着嘀咕要带你单独出去玩,你不许去,跟我去。”


看完所有短信赵云不禁笑出来,又叹着气放下手机,勉强站起来。虽然自己是想再休息会儿的,可是孩子还在家呢!


走到门口,赵云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他,打不开门。


被从外面锁上了。


天知道他怎么出去这儿可是顶楼!!!


拿着那条毛巾去浴室洗澡,清洗了下身上低头看了看胸口,只是微微揉下就有乳汁分泌,还不禁让他轻哼出声。红着脸像是做错事一样迅速洗干净,又回到屋里躺着,躺着躺着就又睡着了。


到了下午开门的声音把他惊醒,貂蝉满脸抱歉的站在门口望着他:“我顺手把门锁了到了单位才想起来……”赵云摇摇头撑身起来:“啊,是啊我发现了,总之不是大事但我现在得回去了。”


“是因为孩子吗?”


“感觉他们要饿死了……”


“啊抱歉,我开车送你吧子龙哥哥。” 

赵云心微动下,没有拒绝。


 

有车真好。


赵云一百零一次发出了感叹。在家门口与貂蝉作别,抬头看了看自家黑漆漆的窗口。


孩子正睡着,按照时间计算他中午似乎是吃过饭了,谁喂的呢,韩信吗?但是韩信的话,不会把厨房和婴儿房翻成这样……冲奶粉的手法也不熟练。赵云晃了晃奶瓶子,看着少量奶粉在瓶底凝固着,又看看供大人睡的床上,乱糟糟的一片。并不是自己离开的样子,仿佛有人在这里躺过。


难道是贼?


家里的银行卡等重要东西一个没丢,孩子也没丢,这贼……


韩信回来赵云和他谈起这事儿,韩信皱着眉坐在床边看赵云怀里的小家伙,之后抱着脑袋摇摇头:“换把锁吧。”


第二天赵云就把锁换了。出去超市再回来家里安然无恙。


接下来的一周也没事,只是周末的时候四个人又出去玩了一次,这次比较令人惊讶,倒下的居然是诸葛亮。


红着脸喘着粗气醉醺醺的靠着身边的赵云,头枕着他肩膀,迷离的看着前方,有一茬没一茬的跟大家聊着:“貂蝉——!什么时候生小吕布呀,给我们玩玩。”“我才不生呢!要奉先生去,生孩子身材会走样哼。”“哎,貂蝉,这话不对,你看子龙就没。”“说的倒是哦。”


貂蝉闻言把目光转过来,赵云看着她逼近也无处可躲,往后缩了缩,貂蝉伸出双手搭上赵云腰捏了捏,把后者捏的痛苦忍笑:“别,小蝉别捏,哈!”“诶,在挠子龙痒痒?我也要挠……”


“诸葛先生!别挠!玄德救命哈哈哈哈哈。”


刘备摊摊手,接着凑过来摁住赵云的手不让他挣扎,貂蝉和诸葛亮就玩的更欢了,直到赵云笑出眼泪求饶才松手。


赵云真的觉得自己要笑死在这儿了。


之后几天没有突发事件赵云都尽力呆在家里,家里也再没出现过怪事。 



 滴滴滴滴滴滴 



最后赵云又想起那天刘备邀请他去参加一个公司晚宴的事儿,一开始他拒绝了。后来他看见韩信正在试衣服,询问了他去哪里,得到目的地与自己被邀请的地点一样后他忽然决定去。


偶尔看看韩信的圈子是什么样的吧。


他们有了孩子后尽管他们有能力请人照顾孩子,但在韩信极力的要求下赵云还是辞了工作。之后极短的时间韩信就因原单位的一些事被辞退,幸好他找到了新的,才让家里能够过下去。


但也在那之后赵云就和韩信没了一点工作上的交集。


赵云偶尔会想起来,曾经自己也是能和韩信拍桌子否定他方案的人,现在却连一个字都谈不上了。


 

也因而能看见一个厕所隔间两个人的奇景。


赵云进了洗手间,正找能用的隔间,所有隔间都是合上的,并没有显示的标记,只能一个个拉开试试,就跟抽奖一样。第三个拉隔间里的两个人他都认识,红头发的和那紫头发的。红头发的人被压在隔间壁上,衬衫西装被拉下褪至手肘,露出的胸膛以及肩膀之上印着淡淡粉色的痕迹。


何等香艳啊。


“对不起。”


他只能这么说,接着关上门,门却没关住,里面的人反应极为迅速的冲出来拽住赵云的衣服强行把他拖回隔间,重新上锁。


现在轮到他被摁在隔间壁上了。那紫发的男人以小臂卡着他的脖子抵着他,韩信慌张的穿好自己的衣服,目光不断在他们脸上游走。


“我不会说出去的。”


赵云眨眨眼,看着面前阴晴不定的刘邦,后者眯着眼睛看着他,只要他用力,赵云就得折在这儿。


赵云想起他看的一个电视剧来,伸出根手指:“我只要钱,我不会说的。一百万。”


“……账号给我。”


“谢谢刘总。”


赵云偷偷看了看韩信,原先后者脸上还有些愧疚焦急和担心,现在只剩下冷漠。 



从洗手间出来赵云和刘备打了招呼直接回了家,第二天早上韩信才回了家,赵云坐在沙发上发呆,看韩信回来了起身迎上去想接他的包和外套。韩信只是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回了房间。


转天赵云收到了陌生账户的汇款,他去银行将钱转到了新开的空卡上,趁着韩信不在家的时候把卡压到了韩信的枕头下。


两人没再提过这件事,也没再碰过对方。 



之后几天赵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用着变声器,声音嘶哑难听,如同闷雷:“你要的不是钱,但钱能收买你。不想多费口舌,和韩信分手,价钱你开。”赵云是真心觉得这种事很傻逼,又想想刘邦怎么会打这种电话,无非是恐吓,但也太无聊:“又不是演戏,这种话听着很傻逼。”


“最后问你一次,价钱你开。”


“我拒绝。我不会离开他。”


 

突变是一天下午发生的。赵云临时出去办事,时间短也没锁门。回来看着孩子嘟着小脸睡得好好的,收拾整理房间。等了很久孩子也没醒,心里疑惑跑去查看,手触及宝宝的皮肤是凉的吓人。


探了探鼻息,天旋地转一般的不安全感如同浪潮般扑来,颤抖着掩着口给韩信打电话,电话那端无端的传来忙音,再打依旧是忙音。连打数个直到拨通,语无伦次的说着情况,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才说了句“等我过来,先报警”,赵云才反应过来该干什么。 



来的人是诸葛亮,前些天他们打过电话电话排的靠上,赵云手滑拨错了才打通。不过这不是值得注意的。这里需要个冷静的人解决事情,虽然赵云坐在客厅里沉默的双手掩着脸庞,看起来足够冷静。


诸葛亮陪着他坐在客厅。空气压抑的他难以呼吸,抬头看着房间里的警察,起身上前小声询问:“孩子……”“节哀,我们会查出凶手的。”


回答很冰冷,亦很无奈。 



房子作为案发现场被封锁,诸葛亮带着赵云去附近的宾馆先安顿下来,再看他的选择。比起刚开始见到的颤抖的赵云,现在眼前这个太过安静双眼空洞看着前方的人太让人害怕。推了推身边人,诸葛亮下床跪在他身前握住双手看着他。


他感觉赵云在说什么,凑近了听是一个人名,刘邦什么的。带着恨意和执念。赵云忽然动了动,诸葛亮也随之站起来,一把拦住向往外走的赵云:“子龙!”“我去找韩信…去找他回来。”“说不定犯人还在外面,别出去很危险。”“是,所以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不怕了,什么都不怕。我去找他。”“犯人又不冲我来,你别去我去行吗,电话呢你给他打电话。”“他不接。他不接啊!!为什么不接!!”


赵云甩开他歇斯底里的吼出声,一把抓住诸葛亮的双肩。


“为什么啊!为什么大人的事要牵扯孩子?他让我走我就走!为什么杀我孩子啊!为什么……”


赵云抓他的力气随着声音愈小,渐渐消失,扶着诸葛亮疲软的滑坐躺倒在地面再说不出话,房间里只剩下呜咽的哭声。


原来,已经撑不住了。


 

啊……是这样。所有事,是这样。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呢。目光所见的地方,胸口插着一柄刀,自己抬头就能看到干净的天花板,背后枕着毛绒绒的温暖地毯。目光望向旁边,同样胸口染着血已经呆滞的红发的男人看着很熟悉。重言啊……


“我,我没想杀你,是你先拿刀的……”


好像是这样的。你说的没错,你和刘邦,我都不会放过……


韩信转身拿起电话输入号码,却被刘邦一把挂了电话。紫发男人捂着腹部痛苦的伏在桌子上,转而努力拨了另一个号码。血腥的臭气溢满屋子。


“韩信,你给我,说真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是你背叛在前吧。那天我在隔壁屋里听的清楚,你是怎么浪叫的。声音小可我听见了,别把我当傻子!” 



躺在地上的人瞳孔缩了缩,侧着头还想说什么,已经没了力气。 
——————————END—————— 


评论(38)
热度(113)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