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王者荣耀】牵丝戏(庞统的人偶单恋庞统向)

*有云亮亮瑜之类的。主统亮。
*有角色死亡。
——————————————

{我是不灭的,
我是永生的,
让我为您舞蹈吧。
因为我是您的。}


庞统苦恼于每日醒来洁净如新的家里和喷香温热的饭菜,独居的他自然没有女朋友来做这些,更何况他还想为阿亮做呢!看着心爱之人品尝自己的手艺并加以点评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想归想,家里的异象是怎么回事。

庞统思考良久,抬头目光一寸寸审视家中的角角落落想挖出什么端倪,最终目光落在端放于栗木椅上人偶身上,忽的想起今日还没有保养人偶,转身去拿了药剂回来,掀开人偶手臂的衣物,单手捧着那藕节一般的手臂,单膝跪在人偶面前温热抚拭。


{他看我了。}


庞统干着活儿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句话,还停手仰首去看人偶毫无生气的双眼:“是不是你干的?”接着他自己笑了出来,低头去清理人偶身体的其他地方,“被阿亮知道了怕是要笑我傻让我离他远点了。”


{是我,真的是我。}


“今晚帮我好好看着有没有人来。”日常的清理保养很快解决,庞统收拾好东西站起身不轻不重揉了把俊美人偶的头,他对这个人偶非常满意,她不仅惟妙惟肖,更是模仿自己的模样做的。他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但唯独对诸葛亮会不会喜欢自己有怀疑态度。想着,双手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皱起眉,自言自语着提着东西回屋。


{我听到了,您的话,您的愿望...}




庞统起得早,起了就去窗边靠着看太阳的橙色光芒从黑暗中展露破除黑暗,再念叨会儿诸葛亮就是自己的光之类的话,听得人偶有些幽怨。秀恩爱这事儿偶尔干干还有人给你刷99,每天做迟早有人在背后咒人ntr。

自那天有意无意跟人偶嘟囔了会儿后家里就再没怪事,也没莫名的饭菜和整洁干净的家。不,后者有的,庞统他自己就会收拾,只是他的厨艺实在是差强人意到自己都吃不下去的地步。他不是没想过变好的办法,也因此请教过赵云,结果就是做出了两人都不想吃的东西。为了安慰庞统,还是赵云做了晚饭,两人吃喝了一会儿正巧诸葛亮来访,三人吃喝了会儿,微醺的诸葛亮趴在桌子上笑着给他们起了个没头脑和不高兴的外号,一个智商太低,一个手艺太差。

庞统觉得不高兴挺符合他的,手艺太差不高兴,至于赵云的没头脑,应该是特别没头脑,哼。

把人偶带上去诸葛亮的草庐做客是跟诸葛亮约好了的。两人对坐于檐下,庞统向诸葛亮讨了个座让人偶和自己一样跪坐在蒲团上。炉上的茶水噗噗冒着声响,从室内返回的白发少年将几碟吃食放在桌上,接着坐下拿起个青团子丢在口中,才慢悠悠的去熄火倒茶。

“怎的,她也能品上一盏?”诸葛亮提着茶壶为庞统倒了茶,发现庞统在人偶面前也摆了一个茶杯,顺势给人偶面前的茶杯倒上七分,放下茶壶执起扇子微抵鼻尖打趣。庞统也不急着回答,悠然抿了口茶等着苦涩与清香统统流入腹中才开口:“自是不能。但人偶傀儡之物,魔道机关之术,大成皆为我。”“倒真是有趣。万物皆为我吗。改日教教我?”“阿亮想学,我必倾囊相授。”“那入门是不是我也要做这么个人偶出来?”“不,不用。”

庞统探过半个身子,手撑着桌面望着诸葛亮,后者举起扇子抵住了他额头,否则他可能再探一些身子。

“请使用我吧,阿亮,我命运的提线就在你手上。”

“士元的称号也该换成没头脑了。”

不出意料的诸葛亮哈哈大笑起来,用扇子拍拍庞统头示意人坐回去,捏起一小块豌豆黄塞到庞统口中,看他吧唧吧唧嚼了。

{很好笑吗这个话?!以及什么破称号!}

庞统再次抿口茶送下了豌豆黄:“很好笑吗阿亮?虽然知道你会笑...”“士元啊士元。你的命运不属于任何人。你的生命你的未来都在你自己手中。”诸葛亮笑着说完,忽的静下来,再度笑时十分文静,只是嘴角微微勾起,眨了眨眼,“亮之前所言皆是玩笑话,士元别往心里去。连那周瑜都不曾比过我,但我自认不如你。”“那周瑜何需你放入眼中。萤光将熄罢了。”“不,并不。你处的久了,会觉得这个人非常有趣。但其才能确不如我,堪称一般吧。其实这几天我邀了他去稷下,我们聚一聚。你要是没事一起去吧。——士元?”

{夭寿了庞统大人身周出现了粉红泡泡了!!}

“啊,没什么....亮比我厉害许多。比如那天书,我是不了解的。”

“天书罢了。总有一天我会解开这个世界的秘密。”

庞统承认,诸葛亮自信到狂妄的姿态,也是他喜欢的。摸了个鲜花饼尝着,缓解气氛般开口:“还真好吃,甜而不腻。都是阿亮做的吗?”“这个我还没学会,其他,比如青团子,玉米烙,烤豆腐,这些是我做的。”“但是你以前不会啊而且这饼吃着很新鲜...赵云在你家?!?!”“乖,乖。”眼看着猫咪突然炸毛,诸葛亮起身揉上他脑袋把他安抚下去,意识到失态庞统张了张口调整了下表情,最终沉默看向诸葛亮。诸葛亮手肘撑着桌面单手捂上眼睛:“上次你们还在对方家吃饭,怎么最近一听到对方的名字就炸?他在房里睡觉呢,出了趟远门,累坏了。”“阿亮,他可以帮你做的我也可以!”拍上桌子庞统差点就站起来,压着自己只是半跪着起身,这次诸葛亮摇头摇的果决:“不一样,你们不一样,他做的事情你去做大材小用。士元,我明白你想做的,但是你不是我的附属物,我们是朋友,是知己。只有你理解我。”“阿亮....”

唤了声他的名字,庞统缓缓坐回去,带着些颓然和苦楚。

{你一点都不明白!庞统大人...别伤心了。}



庞统睡觉本就轻,忽然觉得手动了动,睁眼看了看并无异常,牵了牵人偶也在,又警惕盯了会儿才昏昏然睡去。好不容易熬到早上,今天也看着金色升起从窗边离去,刚烧上水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眯起眸子纵身上梁,动了动手引着人偶幻化成他人的样子前去开门,赫然是诸葛亮。这人紧握扇子,周身悬浮着刻印,皱着眉头匆忙而大力的敲门,看一个陌生人开门抓住人的手腕就往外带,不得已庞统只好沿着丝线跟上,瞬间收了人偶替换它的位置,被诸葛亮握着手腕跑:“发生什么了?

诸葛亮没回答,手上的力度却大了起来,抓的他暗暗发痛。


周瑜的尸体被切割成一块一块的,残忍到丧心病狂。现场也满是血液飞溅的痕迹,还有烧焦的味道,大片的土地被烧的焦黑翻起。
“在死前战斗的很激烈,看起来并没有逃。或者是自知逃不掉就直接动手了。”将肉块搜集全重新拼起来后赵云双手已染满土屑和腥气,陪同而来的小乔失了力气一般坐在地上掩面哭泣。安慰了女孩子,赵云蹲着回过头看着面色难看的诸葛亮和拉来的庞统进行报告。赵云是佣兵,庞统是刺客,看这场景已是见怪不怪到冷漠,诸葛亮就有点难受,暂且背过身子冷静。

原本他是请了周瑜回稷下探讨问题,顺便一聚叙旧。却在半路遇见这个事。无论怎么说,周瑜的战斗力之强是他见过的,不至于中途遭人劫杀还毁去尸身,这是得有滔天的怨恨吧。

“子龙,送小乔姑娘暂且去稷下落脚,护其周全,把这事儿暗地里传达给夫子。士元,你先跟我去我那里,没问题吧?”

庞统乐得答应,他其实不关心周瑜的事,但又一时想不通诸葛亮叫他来的原因。与赵云他们分别,庞统错了诸葛亮半步跟在他身后。沉默中诸葛亮突然开口:“士元觉得怎样才能把尸体碎成块?”“办法很多。刀,斧,切肉的都可以,乐意的话扯骨头手撕也行。”“如果伤口边缘很整齐呢?”“要求有点高。锐器。刀,魏地夏侯惇的灭麒麟牙,蜀地张飞关羽的蛇矛和青龙偃月。”“还有高速旋转的物体。以及体积特别小的细的。”“是,阿亮提醒了。但是这大陆没几个能打得过周瑜先生还使用这样武器的人。”“我姑且知道一个...”“这么说阿亮知道凶手是谁?”

诸葛亮突然停下,回过身摇摇头。


夜。

心脏骤疼使得诸葛亮惊醒,双手捂紧胸口蜷缩身体痛苦出声,旁边抵足同眠的庞统几乎在同一刻惊醒,扭过身就去查看诸葛亮的状况,扶着人背把因疼痛颤抖不已无法动弹的人抱起揽在怀里,手足无措的只能不断抹去怀里人额上大地滚落的汗。诸葛亮勉强抬手抓上庞统的领子下拽,因为颤抖而口齿不清:“去找...赵云....西北方向,去..”“找赵云能做什么啊我去找大夫!”“他有危险...快...”话至一半,怀里的少年再支持不住在几乎要窒息的痛楚中昏迷。庞统不敢不听他的话,但又不能扔下诸葛亮不管,索性背着他出去找大夫,动动手想引出人偶帮他做先锋出去探路,怎样都引不出来,居然消失不见。再发力牵引,却失去了对人偶的控制。

线断了。

简直是无稽之谈。依靠魔道的力量,理论上他的人偶不受距离控制,可以达到极远点地方,更何况它是人偶,没有自己的牵引它怎么会不见了?更何况怎么会断线?

在这夜里的街道上兜兜转转庞统终是找到了一家开着的医馆,将人托付给一个奇怪的带着围巾有着暗色皮肤的奇怪医者,交了堪称天价的医疗费,迅速离开去西北方找人。沿着城市出发,脚下的道路逐渐变成土路,出了城又走了很远,空气中倏然多了血腥气。沿着稀薄的血气调整方向寻找,他在血腥味的来源处伫足,挪了挪脚发现踩着了条蓝色的发带。

朝前又看见自己的人偶此时脏乱不堪,带着星光般的电弧和血渍被一个男人紧紧抱在怀里摁在地上,而那男性绝不好受,因为抱着人偶的缘故伏在地上,全身皆是大大小小被丝线割裂勒破的血口,血就从衣服的破口里淌出来流到地上。

“抓到...咳。”

庞统蹲下身探手抓住男人的头发揪起他的头,才发现他的脖颈也被线割破了,说话才带着咕噜的水声声音不断咳嗽。那抹蓝色很长时间才聚焦看着他,随即染上震惊和愤怒,想说什么却咳嗽不断。

“活着不易.....但并不是我做的。大概是,我的人偶吧。”

庞统很轻易的从男人怀里拿回人偶,失去了线的人偶软塌塌的瘫在他手臂上。原地坐下重新牵线修复。

“你能想象吗,它们有生命...我是刚刚才相信的。那天我们刚议论完周瑜,周瑜就死了,我却没动手。现在想来,验尸的一个你就够了,叫我去恐怕是怀疑我了?还有阿亮说的细的东西,阿亮居然怀疑我,居然怀疑我..。不过这次,就让我来给你验尸吧。之前还得谢谢你教了阿亮很多东西,比如阿亮做饭很好吃。谢谢你通知我们过来,虽然不知道你是怎样办到的。另附一提,对我们来说,人偶就是自己。”

{我的庞统大人....}

{我又怎能是您呢。}

那精致华美的人偶在坐着的庞统身后站起,躬身朝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行了个礼,双手间银光闪动。

{我只是愿意做任何您不方便做的事,成为那个恶的您罢了。}

—————————————————————————END

蹲在草丛里以特制药物掩藏自己气息的青年直到自己的患者家属带着一个奇怪傀儡走了后才敢出来,走到地上一动不动的人身边跪坐下,饶有趣味的欣赏他眼中的不甘,矮下身子贴着他耳畔轻语。

“想活吗?”

—————————————————————————真·END

评论(9)
热度(55)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