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理想国的黛玄

【王者荣耀】红蓝定情(信云,可能掺杂其他cp)

王者荣耀背景。掺杂半史向。
人物属于历史,ooc属于王者荣耀
双枪(韩信x赵云),可能牵扯其他cp
都是虚构,都是虚构,都是虚构。
这个世界不存在比我能更能扯废话的人!
韩重言是hentai系列
—————————————
当妲己为亚瑟介绍了王者大陆的情况后,亚瑟恍然大悟左手锤了下右手手心脱口而出英灵殿几个字。
它的确是英灵殿,收集已故的对历史有影响的人的灵魂至此。
同时在此开放角斗场一样的“王者峡谷”供大家娱乐解闷儿。此外的规则和阵营和人们活着的时候差不多。

见到那紫发的男人是韩信所不愿意的,看到那男人的第一眼这个梳着血色高马尾的人将枪扛在肩上扫了扫紫发身周,并未发现那恶毒的女人。
随即哼了声,抚袖离去。
一个时辰之后韩信他又再度见到了那紫发,宛如天籁的女声宣布了此次战斗的他的队友的名单。张良他是知道的,原本通知了他拉着他来排,那紫发男人却也这个点来,可就让人生疑了。
项羽虞姬刘邦张良外加个他。
厉害了。
懒得出去和名为刘邦的人撞见,韩信拖着张良呆在休息室里生闷气。也就错过了一轮红包派送。

在战前的野区里。
“祖宗新年好!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收下。听得您来我是很高兴的。”
戴着斗笠的蓝发男人暗搓搓从衣襟里掏出个红包递给面前的紫发男人,原本只是想出来透透气,谁知道就这么遇见了个真·祖宗。刘邦也毫不客气,收下红包揣在口袋里:“我有如此后人我也很高兴,这次没带,下次给你。”“希望下次和祖宗是一队的,待会儿见面还请祖宗留情,刘某可....”“彼此彼此,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你。”
斗笠下刘备稍稍眯起眸子打量着算是陌生的刘邦,而刘邦则刚刚收回目光偏过头,只是嘴角莫名笑意还没抹掉。
又客套了会儿,原本就护在他身边的关羽上马将刘备拉上马离去,刘邦也转身,从而拉开新年的第一场战斗的红幕。

韩信知道对面的刘备是打野的,王者峡谷出了名的驯龙高手,跟他对上可有的是压力。打了个信号通知虞姬把自家的红爸爸收掉,轻巧翻腾越过草丛和石栏去对面野区反蓝。远远的就看见蓝爸爸安然蹲在坑里,疾走几步跳进坑里出枪直刺过去,中途从草丛中陡然出现一抹银色将他的枪杆下压愣是一枪扎在地上。
抽枪回收再次刺出扎入草丛,那抹银色行云一般飘了回去,从草丛中闪出一个同样银白的身影。
呵。
这人韩信倒是在别人的战场里见过几次,但也没太放在心上。
“怎么,这蓝我还拿不走了?”
“怎么来我们家拿蓝。”
闪出的人同样手持一柄长枪,额间有着蓝色的发带,稍微拨了拨刘海抬头看着韩信,但是半个身子都护着蓝,枪尖斜斜的下压随时准备出击。
“我这人啊,太有绅士风度,蓝呐让给我们家姑娘了,只能来你这儿取一个。”
“的确,韩将军的确如此。”那人点点头,“子龙敬重韩将军,愿陪你再等一个。”“何必麻烦,这儿不就有一个吗。”
“这个已经物有所归。”
伴随答案而来的还有闪烁电光的锋利枪尖,韩信压枪扫开袭来的武器腾跃到那人身后转身出枪挑向短发男人的背后,在中途不得不陡然收枪向身后扫去弹开滚烫的铳弹,身前的男人的枪如影随形翩然而至,锋锐的一点即将落到自己的胸前。
身上忽然泛出莹白的光亮,这温暖的光包裹住身体在外面形成护盾,韩信抬手摁在突兀出现的男人的肩膀上再次行动翻出二人间。
“这欺负人的事,我们做才是。”刘邦挥剑自己加上护罩一边正面迎着后退撤出野区,刘备则拦下了原本蹲守在蓝buff身边的人。

“我告诉过你先吃了自家的野,刚刚刘备在这边晃来晃去这事儿你大概不想知道。”
带着莫名的怒气撤退路过中路塔,韩信听得张良随口说了什么。

这是个什么套路,牺牲一个人的经济来拖对面打野吃全野?
看着自家空荡荡的野区开了面板看着装备经济,拦下自己那人叫赵云,此刻的经济和自己一样在双方最低点,刘备经济最好并且现在不知所踪。

韩信再入对方野区的时候野区倒是空无一人,刚收完了一侧的野,系统传来刘备击杀暴君的提示。自己身上的惩戒cd刚好,这个buff没问题。可打到最后一下,一束白光闪过,眼前的野怪径直倒下,buff也就这样没了。草丛野草微动,窸窣的声音还未平静韩信就已经在草丛里摁住小偷了。真的是摁,怕是没想到韩信会直接扑过来,俯身半蹲在草丛里直接被扑倒,身上的人就已经提枪刺向颈间。被摁住肩膀的人右翻身将将躲过颈后扎入泥土的枪,中路的支援已到,灿金的光束束住身下的人,韩信抬头要道谢时就看到阴测测出现在张良背后的诸葛亮挥动扇子凝结着蓝色的光球,也顾不得赵云撑地起身蹿过去帮张良挡下一炮,那边赵云也挣脱出来,却又被金色栅栏眩晕。刘邦通过传送及时到场护住自家脆皮时韩信已经和诸葛亮打得不可开交。

但有一点值得注意,这是在对方的野区里...

新年的头两个团灭就此诞生。
提枪出巡归来的刘备在诸葛亮的背后成功偷袭韩信致死,虞姬螳螂捕蝉紧随而来一发带走残血刘备后与诸葛亮缠斗了会儿被一炮轰死,推了个塔姗姗来迟的项羽显露霸王本色,极宽的弧形冲击波穿过这军师的腰间击杀对手。
另一边夹攻之下赵云拼死带死张良后被斩杀,刘邦叹了口气回中中途就看见项羽正被那骑驴儿的差点一脚踢死,关羽旁边的张飞似乎本就是残血,此刻在旁边打转帮着消耗血。看着刘邦前来两人猛然前逼攻势凌厉,西楚的霸王突然愤然前冲撞散了两人抱团的队形发出冲击波和张飞同归于尽,而关羽的一刀原本应打在项羽身上的,可此时就让刘邦挨了下转眼就剩个血皮了。他再想补一刀了结这人,双面君主却极快的爆了盾在刀落时将他炸下马砍了一剑,这最后的两个幸存者也就灰了头像。

[全部]诸葛亮:这君主转了性。
[全部]张良:嗯。

全员复活后该打野打野,该对线对线,该团战团战,该抢龙抢龙。
抢龙的时候引发了一波不小的团战,两个团队互有伤亡但总归损失不大,龙终究是被默默无闻的张三爷在阵亡前的一秒拿了去,剩下的人员四散逃走。大家很默契的秉持穷寇莫追原则进了草丛回城准备最为艰难的一次战斗。韩信抬手蹭去唇边血渍身上还带着缠绕的弧形光扛枪踏进了个草丛,一边正想着就差一点就能挑死那残血的对家军师和君主报之前的仇,回神就看见草丛里不远处背靠石壁扶着扎在地上的枪的赵云。刚刚就是被他跳了一下震飞在空中最后一枪没刺出去才叫人跑了。
对方的状态差到极点,不仅衣衫上沾染着血迹,脸庞上也有些,额间蓝色的发带不知所踪。现在他靠着墙壁蜷着身子止不住的咳嗽咳出血沫,回城魔道术的光芒溢在身周。
这个世界里有疼痛受伤的设定,只是真正的死亡不会发生。韩信中断了回城,提起枪踱步过去。意识朦胧中赵云感觉到有东西过来,还没来得及动就感觉腹部迸发尖锐的剧痛,接着身体被贴着石壁愣是挑了起来。
“这次的生命有什么遗言吗?嗯?赵云?”
攥枪向右微转碾着腹部的软肉,眼前男性蓝色的瞳孔因为痛楚而收缩,扭曲的表情在极限之时却变得平静,被挑起后原本将将握住的枪尾随着生命结束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温热的血液顺着枪杆流动沾染双手,这才让红发男人心中快意几分。韩信放下人抽回枪,枪带着那人前倾跌倒,不知为什么他张开双臂。
鬼使神差般的接住了他。
为什么要抱一个死人!
虽然韩信第一反应是赶快丢掉他,但还是在扶住腰间的时候顿了下,虽然不至于不盈一握,但要比普通男人的纤细一些。身子好像和姑娘的一样软...
赵云因为他搂着腰的姿势现在靠在他的怀里,他比自己要低一些,侧着脸伏在肩头,只要韩信他侧侧头就能看见那含着莫名情绪还未闭上的细长蓝色眸子,挺直的鼻梁,他的目光越过去欣赏了会儿粉色的唇,看似很有弹性而...软。
细看的时候他忽的嗅到一丝暗香,调整了姿势手臂穿过腋下环着他,顺着若有若无的气息低头轻拨领子贴近脖颈嗅着颈间。
怀中人很快就消失了,这说明他的死亡读秒已经结束重新复活。
第一波三批龙被快速清理,中路无碍但是上下皆破至高地,张良驻足原地开始出神,韩信看了他一眼只好把这个小祖宗拉到草丛里,让自家军师安全思考对策。战略级思考通常由张良完成,战术才轮到他执行,这场战役其实只是张良和诸葛亮的对弈。

诸葛亮发现韩信开始针对起了赵云游走抓单,皱着眉头把养得白白胖胖的刘备抓回来带着赵云去打野成长,期间韩信来骚扰几次都被火铳打退,只留下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这种情况持续到抢主宰。
刘备一枪出去觉得手感不对,定睛再看那流火已经从主宰身后的野区跃至坑中,转身挑向残雪的主宰。由于刘备几乎就是贴脸输出主宰的,下一炮就直打在韩信身上。挑眉又接开了一炮熄灭这团流火,却在下个瞬间这团流火燃的比以前更旺了。
[韩信 击杀 暗影主宰]
复活甲!
[全部]韩信:这主宰是我的,这野区,它也是姓韩的。
他有着闲心打字还是亏了刘备,刚复活刺了一枪就又被送回泉水。诸葛亮眯了眯眼睛,挥扇请求集合中路直接团战压中。虽说张良控死了突然近身的诸葛亮,但自己也被一炮带走,众人集体后撤时直接被震起一时间无法控制身体。之前藏于草丛的赵云游龙一般闪出长枪砸地,终是顶塔切了他们的后路让关羽一刀带走项羽,拖了这点时间刘邦才掩着虞姬撤回泉水。清了中路的兵还剩个血皮的蜀汉众人像宝贝一样地保护着一辆小炮车,大摇大摆走近敌方水晶。
水晶破前韩信就完成了复活可未能扭转局面,被围殴秒死后再次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从灵魂视角忽然看到有人在他的尸体边停了下来,低头看着他的尸体。峡谷的日光从他头顶照射下来,使得阴影覆盖了他的面庞。韩信只能看到他的枪,枪尖在他身上——尸体上方,还未接触到身体,游走了几圈,最后点在了心口处。

刚出战场在门口,韩信一眼就看到跟着一堆人身处小团体最后的那人,也不理会身后陆续出来的队友们快走几步上前突然出手蜡烛赵云手腕。被异物接触的瞬间赵云就警觉起来,手向前送挣脱了握,但也不得不停下来回身看看身后人搞什么。赵云一停,他前方的几人似乎是有感应般的停下来也都回头看发生了什么。
“借一步说话。”
这一次,韩信说话同时再次握上他手腕,赵云忽得皱起眉头,望向刘备的方向。
除在战场中,所有人是禁止佩戴武器的,否则他不介意在那红发男人碰自己的瞬间就给他一枪。
刘备只是点了点头。

跟着这个在史书上被称为“韩重言”位居将军的人走后两人仿若各怀心事,都沉默下来。赵云能感觉到韩信他握着自己手腕的力量越发强劲,眉头簇得就更紧了。
“别心不在焉。”
那一声低声责备打断他的思路,这位翔龙才发现眼前这人的声线若是低沉下来甚是好听,慵懒淡薄,近了看从上向下倒是能勉强看到些锁骨。也发现自己正被压在墙边,而韩信和他的距离又很近。想要避开从前方接近的那张称得上俊秀的脸庞而侧过头,更是发现他的一只手臂撑在自己头旁防止自己逃走。
自刚刚开始,韩信就一直闻着那若有若无的气息,只是那会儿太匆忙他无法确定。这会儿怀里人无缘无故安静下来又扭头避开自己视线,正巧是露出脖颈。再一次的他俯身想确定这气味,鼻尖轻触及温热的肌肤却直接领到了极为响亮的一巴掌。
口中溢出的腥甜被吞下,收手蹭去嘴角血迹,韩信倒是确定了一件事。
“主宰的味道。”

评论(18)
热度(88)
写手一枚。目前正在思考两个世界的人生。

关注的博客